原文地址:http://folk.uib.no/hnohf/
作者:Helge K.Fauskanger
昆辛译制小组出品
荣耀属于托尔金教授和原作者
联系本人请电邮:aslinn_zha@163.com

第三课 双数复数,词干变化

双数复数[1] 

前一课中我们讲了昆雅语的两种复数形式:一种加-li的有些谜团的“部分复数”,和一种加-r或-i(大部分取决于单词的最后一个字母)的“标准”复数。和相当多的“自然”语言相似,昆雅语还有一种双数复数形式,这种形式在英语中是没有的。双数复数表示两个东西,即一对东西。为构成双数复数,在词尾加-u或-t

 

在托尔金构想的小说时间线中,这两个词尾在开始时有不同的含义,因此不能完全互相替代。我们在书信:427的脚注中发现了这个信息。词缀-u(来自古精灵语-û)最初被用在“天生的一对”[2]上,即两件事物或两个人天生的或合乎逻辑的是一对。比如,VT39:9中出现的, "lip"的双数复数为peu "lips",表示一个人的一对嘴唇(不是一个人的上唇和另一个人的下唇,那样就是“两个嘴唇”而不是天生一对的唇)。名词veru,表示"married pair"或"husband andwife",有双数复数;在这种情况下这个词似乎不能被翻译成单数"spouse"(但是verno "husband"和vessë "wife"来自同一词根,见于LR:352)。名词alda "tree"有双数复数,但是不指代任何随机一对树,而特指维林诺【Valinor】的双圣树:Aldu

 

注意如果词尾-u被加在以元音结尾的名词后时,元音要被替换:因此alda的双数复数是aldu而不是**aldau——虽然PM:138中重现了《魔戒》附录的原稿,看起来托尔金曾经在某段时间认真考虑过后者的形式。也有一个很早的资源中出现了Aldaru,明显是在标准复数aldar "trees"后加双数复数后缀-u构成的,但是这似乎只是托尔金的一个早期尝试,在创作《魔戒》时他废弃了这种写法。在双数复数peu中, "lip"的词尾元音显然没有被双数复数后缀-u替代。不过,昆雅语是从古精灵语peñe演化来的,而双数复数peu来自peñû((VT39:9))——所以peu中的e不是原词词尾。

 

另一个双数复数词尾-t,根据书信:427所言,表示一个古老的元素ata。托尔金注释道,这个最初是“纯计数的”[3]:它的确和昆雅语中表示数字2的atta,相关联。有证据表明,托尔金所谓“纯计数的”,就是双数复数后缀-t可以表示任何两个只是随意在一起的东西。比如,cirya "ship"的双数复数ciryat形式,表示任意两艘船;ciryat可能只是一种对全称为atta ciryar, "two ships"的口头缩写。然而,托尔金在后文又写道,“在后期的昆雅语中”,双数复数“通常仅代指天生一对的东西”。他所言“后期的昆雅语”具体为何无法被确定;可能指代的是在中土作为仪式语言的昆雅语,而不是维林诺【Valinor】的精灵的日常语言。无论如何,我们这门课所讨论的第三纪的昆雅语,肯定是托尔金所说的“后期”昆雅语,因此我们会遵循这一规定:任何双数复数形式都必须指代任何天生一对的,或逻辑上属于一对的东西,而不是两个任意在一起的东西。换句话说,-t演化成和-u具有一样意思的双数复数后缀。双数复数如ciryat "2 ships"(很奇怪的在书信:427中被拼作"ciriat",或许是个笔误),在后期昆雅语中表示的不是随机两条船,而是仅表示两条某种意义上形成“一对”的船——或许是一对姐妹船。如果你想表达的只是两条随机在一起的船,没有任何天生的或逻辑性的关联,如恰好被看到停在一起的两条船,你不应该用双数复数,而是仅用数字atta "two"——因此attaciryar

 

由于两个后缀-t和-u表达的是同样的意思,所以我们需要一些规则来确定什么时候用哪一个。该用哪个后缀,可以明显的从单词本身拼写中判断出来(正如通常能通过单词拼写判断出标准复数后缀应该是-i还是-r)。在书信:427中,托尔金写道“使用t还是u取决于声音是否和谐”,就是说取决于如何听起来悦耳——附赠的例子表明,当一个单词已经含有一个t或相似音d时,选择-u比-t好。因此alda的双数复数是aldu而不是**aldat。看起来似乎只要考虑的是后期昆雅语,-t会是你双数复数后缀的第一选择,但是如果要加复数的名词本身已经包含了td,你应该选择-u(记住这个后缀取代任何词尾元音)。在《寄给普洛兹的信》【Plotz Letter】中托尔金列出一些双数复数形式,ciryat "a couple of ships"和lasset "a couple of leaves"(构自cirya "ship"和lassë "leaf")证实了没有td的单词应该加-t构成双数复数。或许词尾为辅音的名词也更偏用后缀-u,因为不形成词尾辅音丛的-t不可以被直接加在词尾,这不符合昆雅语的音韵;不幸的是,我们没有任何实例。(如果出于某种原因用了后缀-t,则很可能必须在它之前插入一个元音,形成一个更长的词尾——如-et。在下面的练习中我们将回避这个小问题,因为没人真的知道答案。)

 

无论如何,很明确地是,昆雅语中有一系列古老的词不遵守构成双数复数时,词尾通常加-t,只有单词包含td时使用-u的规则。例子veru "married pair"和peu "lips, pair of lips"证明了这一点;这里没有td,但是词尾依然是-u而不是-t。推测这些“化石”般古老的双数复数形式反映了在更古老的昆雅语中,只有-u表示天生的或有逻辑性的一对。示例peu "(pair of) lips"暗示后缀-u用于表达成双成对的身体部位,如眼睛,胳膊,腿。(另一个后缀-t或许在另一个特定后缀出现在双数复数后缀之前时使用;在后面的课程中我们会回到这个问题)。单词ranco "arm",表示一个人的一双手臂的双数复数形式没有被证实,但我的最佳猜测是rancu。在WJ:337中提到的复合词hendumaica "sharp-eye[d]"或许包含了双数复数hendu "(pair of) eyes"。昆雅语中的"eye"是hen,或者在词尾前是hend-(《词源学》中只提到了标准复数hendi "eyes",LR:364)。这种情况下无论如何双数复数词尾都应该是-u而不是-t,因为在hend-中有d。单词tál "foot",双数复数很可能是talu(关于元音的缩短,见下文)。

 

词干变化[4]

这是一个我们需要花些篇幅来讲述的内容,因为即使是在课程这么早的阶段我们也不能完全回避它。在这里我将叙述一些细节,但是初学者们请放心,你们不被希望去记住下文的所有单词和例子;只要去体会什么是词干变化就可以了。

 

有时加上后缀后,昆雅语单词的形式会发生细微变化。两个这样的词在上文提到了。如果你给tál "foot"加一个后缀,如复数的-i或双数复数的-u,长元音á要被缩短为a。所以复数"feet"是tali而不是**táli,双数复数"acouple of feet"是talu而不是**tálu。在这种情况下,可以说tál "foot"的词干是tal-。类似地,单词hen "eye"的词干是hend-,因为它的复数是hendi而不是**heni。词干本身不会单独出现,它是你加后缀时才出现的形式。在表示词干变换的注解中,我会先列出单词的独立形式,后面跟一个“词干形式”,用一个连字符表示加后缀的地方,如tál (tal-) "foot", hen(hend-) "eye"。

 

遇到tál vs. tal-时,元音发生变化是因为,在只有一个音节时元音常常被延长,但是当单词有了后缀所以超过一个音节时,元音不再被延长(另一个相同情况的例子是nér "man" vs. plural neri"men", MR:213/LR:354)。最初,所有形式里的元音都是短音的。通常,词干形式的确让我们知道一个单词在更早的时期看起来是什么样的,让我们了解到托尔金所创想的漫长的语言进化中的一些细节。Hen "eye"的词干hend-的演化反映了早期“词根”KHEN-D-E(LR:364)。昆雅语中,-nd不可以出现在词尾,并且当单词独自出现时被简化为-n(因此,hen实际上代表的是不可能出现的“完整”形式hend),但是在后缀之前的组合-nd-由于并不在词尾,所以可以出现。通常词干变化与不可以出现在词尾的辅音丛和音值有关,但是也有其他情况出现。如单词talan "floor",复数"floors"不是我们所想的**talani,而是talami。词干是talam-,因为这个词来自古精灵语词根:TALAM (LR:390)。由于随着昆雅语从古精灵语中演化,出现了一条规则:只有少数几个辅音被允许出现在词尾,而m不是其中之一。最接近的“被允许”的辅音是n,所以古词talam变为talan——但是复数形式是talami(及加其他后缀的形式),m不在词尾,所以不变化。另一个相似的例子是filit "small bird",其词干是filic-(复数filici "small birds"):早期词根是PHILIK (LR:381),但是昆雅语不允许-k出现在词尾,所以词尾变为-t。当加后缀时,保持k(这里拼作c)。

 

在某些情况下,“独立”形式是一个词的简化或缩短形式[5],而词干形式则反映了完整的形式。比如,托尔金显然想象过单词merendë "feast, festival"通常缩短为meren,但是词干仍然是merend- (LR:372)。因此meren的复数是merendi, 而不是**mereni。当单词本身存在时,nissë "woman"通常被简化为nis(或拥有长元音的nís),但是后缀之前的双写S被保留,因此"women"的复数是nissi (LR:377, MR:213)。一个相似的例子是Silmarillë,是费艾诺【Fëanor】打造的传奇宝钻之一;这个词通常被缩短为Silmaril,但是在后缀之前,完整形式中的双写L被保留(Silmarill-),因此复数总是Silmarilli。当出现复合词,即由几个不同的单词组成的词时,复合词中的第二个元素常常被缩短,但是加上后缀后回归完整形式。比如,名词Sindel "Grey-elf" (WJ:384) 包含-el,是从Elda "Elf"中简化来的。Sindel的复数不是**Sindeli,而是Sindeldi,保留Elda中的辅音丛-ld-。(由于复合词中词尾-a被省略,所以复数形式不是**Sindeldar。)

 

在有些时候,加上后缀后一个词会发生缩约[6]。在这种情况下,词干形式不反映更古老更完整的形式。这种缩约常发生在包含两个相同元音的双音节单词上。比如,feren "beech-tree"在加上后缀后缩约为fern-,其复数形式为ferni而不是**fereni。类似地,WJ:416表明了laman "animal"在后缀前缩约为lamn-,因此复数为lamni "animals",虽然不缩约的形式lamani也同样被使用。偶尔,缩约形式比不缩约的形式要变化更多;如seler "sister"的复数,我们或许以为是**selri,但是由于lr不是在昆雅语中可以出现的辅音丛,它变为ll——真正的复数是selli "sisters"(见于《词源学》THEL-和THELES-词条下)。

 

考虑名词时,还有一种形式的词干变化几乎没有被考证,但是有一些暗示,当加后缀时一些单词的词尾元音要变化。在昆雅语中,有时词尾元音-o和-ë来自于古精灵语中的-u和-i。在语言发展的某个时候,词尾原来的短元音-i变成-e,同时,词尾原来的短元音-u变成了-o。比如,古精灵语tundu "hill, mound"变成昆雅语中的tundo(LR:395)。但是由于这个变化只发生在词尾元音上,有可能加后缀后其原来的音值不变。"hills"的复数很可能是tundur而不是tundor,但是两种形式都没有被印证。由SD:415得知,昆雅语名词lómë "night"的词干为lómi-,证明了加后缀时词尾元音-ë变为-i-。比如,给lómë加上双数复数后缀-t(来表示"a couple of nights"),很可能得到lómit而不是lómet。这是因为lómë来自古精灵语dômi (LR:354),且-i只有在词尾时变为-e。有些人认为Namárië中某些特定的词,lírinensúrinen,是这个现象的证据:他们变化自lírë "song"和súrë "wind"(后者在MC:222中被印证;lírinensúrinen中见到的后缀-nen会在后面的课程中介绍)。如果这个词原本以-i结尾,只是后来变为-ë(并且只在词尾),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加后缀时单词中的-ë变为-i-。我们可以认为súrë的词干为súri-。

 

涉及到词尾元音-o时,会发生类似地变化。词尾元音-o有时是从古精灵语的-u中演化来的;同样,加后缀时元音的音值回到演化前。比如,据说rusco "fox"的词干为ruscu-,所以如果我们加双数复数后缀来表达"a couple of foxes",结果很可能是ruscut而不是ruscot。无论如何,在托尔金任何出版的作品中没有对此更多的解释;在SD:415和VT41:10中的确列出了lómërusco的词干为lómi-, ruscu-,这是我们所能得到的最明确地参考资料了。

 

看到这些在添加后缀时会时不时发生的奇怪的事,和很大的犯错的可能性(或至少很多要记忆的东西),学生们可别绝望。大部分昆雅语单词是很标准的,没有额外的“词干”要去记忆;你只要添加后缀就可以了。当额外的已知词干出现(或当我们有很好的理由怀疑其词干存在)时,如果与练习题有关,当我第一次提到这个词时我肯定会提示的。

 

总结

除了复数形式,昆雅语中还有表示一对东西的双数复数形式,表示天生或逻辑上有关的一对事物。(我们必须认为表达两个偶尔出现在一起的东西时,用标准复数,前面加数字atta "two")。双数复数形式被以下之一的后缀构成:-t或-u(后者代替词尾元音;因此alda "tree"的双数复数是aldu而不是aldau),我们的第一选择似乎是-t,但是如果要加后缀的词已经含有一个td,另一个选择-u似乎更好(因为音韵的原因——如果你喜欢,避免“拥挤”的单词充满t或相似的音!)。然而,似乎还有一些古老的,“化石般”的双数复数,以-u为后缀,即使单词中没有dt,如veru "married pair"和peu "pair of lips"。后者或许暗示了所有的身体部位成双成对出现时都用-u而不是-t表示双数复数,无论单词本身拼写如何(不过有证据显示在双数复数后缀前有其他后缀插入时,用-t更好;稍后会讲解更多)。

 

少数昆雅语单词在添加后缀时会有小变化,如talan "floor"变为talam-,复数形式为talami。我们可以将talam-称为talan的“词干”。类似地,当添加后缀时,词尾元音-o和-ë有时会分别变为-u-和-i-,因此lómë "night"的词干为lómi-。很多时候,词干形式反映了单词更古老的形态(位于词尾发生变化的字母,当由于添加后缀而不再位于词尾时,读音或组合回归原来的形式),不过词干形式也可以表示缩约形式。

 

词汇

atta"two"

hen (hend-)"eye"

ranco"arm"

ando"gate"

cirya"ship"

aiwë"bird"

talan (talam-)"floor"

nér (ner-)"man" (任何有感知力的种族的成年男性——精灵,凡人或其他种族)

nís (niss-)"woman" (类似地:任何有感知力的种族的成年女性)

sar (sard-)"stone" (小石子——不是可以作为材料的“石头”) 

alda"tree"

oron (oront-)"mountain"

 

练习

1. 翻译成英语:

A.Hendu

B.Attahendi (且回答:上文中hendu和它的区别?)

C.Aldu

D.Attaaldar (再次回答,上文中Aldu和它的区别?)

E.Minë nér ar minë nís.

F.I sardi.

G.Talami.

H. Oronti.

 

2. 翻译成昆雅语:

I. Two ships (只是两艘偶然出现在一起的船)

J. Two ships(恰好是姐妹船)

K. Arms (一个人的双臂)

L. Twomountains (在一起的两座山,或者说双峰——用双数复数形式)

M. Doublegate (用双数复数形式)

N. Two birds(构成一对的两只鸟)

O. Two birds(只是两只鸟)

P. Men andwomen.

 

 

 

 


[1] Dual number

[2] Natural pair

[3] Purely numerative

[4] Stem variation

[5] Simplified or shortened

[6] Contracted


评论(3)
热度(36)
  1. IKUAKIMIArdalambion昆雅教程中译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