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地址:http://folk.uib.no/hnohf/
作者:Helge K.Fauskanger
昆辛译制小组出品
荣耀属于托尔金教授和原作者
联系本人请电邮:aslinn_zha@163.com

第四课 形容词,连系动词,形容词的数目一致

形容词[1]和连系动词[2]

任何语言中的单词都可以被分为不同的种类——不同的词类[3]。托尔金的语言被设计成“分明的欧式风格和结构”(Letter:175),所以所含词类不是特别奇异,任何一个欧洲或美国的学童都会感到熟悉。我们已经讲过名词,简单地定义即表示事物的词。现在我们要开始讲形容词了。

 

形容词是那些被认为用来描述事物的词。如果你想说某人或某物具有某种特定性质,通常你可以用一个形容词来表达。在句子如the house is red中,单词"red"是一个形容词,它形容了房子是什么样的。有描述各种特质的形容词,当你想表达某人或某物是大的,小的,圣洁的,蓝的,傻傻的,腐烂的,漂亮的,瘦的,恶心的,高的,精彩的,可憎的或任何需要的特质时,它们很有用。

 

我们通常把形容词的用法分为两种:

1. 你可以把形容词和它要形容的名词打包放一起,得到短语如tall men或(a/the) red book。然后把这样的短语插入句中,得到tall men scare me或the red book is mine,其中单词tall, red只是提供关于它们所形容之物的额外信息。这叫做将形容词用作定语[4]。在这里,特质被作为名词的“属性”,或者说特性“归属于”名词(tall men——好的,那么我们就知道了具体我们在讨论什么样的男人,是那些高的,他们的高是他们的“属性”)。

2. 但是你也可以组织一个句子来表达某人或某物拥有一个具体特质。当你说到tall men时,你不“假定”他们的高——你想说the men are tall,这就是你想传达的具体信息。这是谓语性地[5]使用形容词。你选择一个你想说的事物,如这里的the men,然后加一个形容词来描述这件事物具有的特质。这个形容词就被称作这个句子的表语。

 

细心的读者肯定注意到了,这里还有一个复杂的结构:你说的不是the men tall,而是the men are tall。实际上句子如the men tall在很多种语言中都是可以存在的(且昆雅语甚至可以算作他们之一),但是在英语中你必须放一个词,如are或is,在你用作表语的形容词之前:The book is red. The men are tall。这个"is/are"实际上并不增加多少实际的含义(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种语言不使用这样的词!),但是习惯给形容词“搭配”个词来提醒我们,我们到底在讨论什么东西——如我们例子当中的the book和the men。这里的"is/are"被称作连系动词。在句子如gold is beautiful, I am smart或stones arehard中,可以看出连系动词(有不同的形式is, am和are)的基本功能是连接跟随在后的形容词beautiful, smart, hard和我们所描述的人或物gold, I, stones。连系动词是一个句子中谓语的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当说英语的人想表达X拥有特质Y时,这是最重要的结构之一。

 

现在,让我们回到昆雅语。相对于名词可以有的多种形式,昆雅语中形容词的构成有相当的限制。一大部分的昆雅语形容词以元音-a或-ë结尾。后者要相对少见,通常出现在与颜色相关的形容词中:Ninquë "white", morë"black", carnë "red", varnë "brown"等。如果一个形容词不以元音-a或-ë结尾,那它几乎一定以-in结尾,如firin "dead", hwarin "crooked", melin"dear" or latin "open, free, cleared (of land)"。实际上其中最后一个例词在托尔金的作品(LR:368)中被写作latin(a),有证据地表明了latin缩短自更长的形式latina,在昆雅语中这两种变化形式都可以出现。(或许所有以-in结尾的形容词都可以被认为缩短自完整形式-ina。)不以-a, -ë或-in结尾的形容词出奇的少;至少有一个teren "slender"——但是即使这个形容词也有一个更长的形式以-ë结尾(terenë)。

 

以-a结尾的形容词是最常见的。词尾元音-a可以单独出现,如lára "flat",但是它更常作为一个长后缀的一部分如-wa, -na(变体-da),-ima或-ya。例词:helwa "(pale) blue", harna"wounded", melda "beloved, dear", melima"loveable", vanya "beautiful"。单词Quenya本身作为以-ya结尾的形容词表示“Elvish,Quendian”,所以托尔金决定它只被用作高等精灵语的名字。(Letters:176, WJ:360-361, 374) 

 

昆雅语和英语相同的一点是,一个形容词可以直接和一个名词组合在一起来修饰这个名词。我们有很多这样形容词被用作定语的例子,如短语lintë yuldar "swift draughts"(Namárië), luini tellumar "blue vaults" (prose-style Namárië),fána cirya "a white ship" (Markirya), quantë tengwi"full signs"(一个早期精灵语言学家用的短语;在这里我们不需要知道它的确切意思,见VT39:5)。在这些例子中,词序与英语中一样:形容词+名词。这显然是较常见且为人所偏爱的词序。不过在昆雅语中,也允许形容词跟在名词后面。比如,Markirya中有anar púrëa "a bleared sun",按原文词序为"(a)sun bleared",还有在LR:47中我们有mallë téra "a straight road",按原文词序为"roadstraight"(LR:43)。或许当你想要强调形容词时你应该使用这种词序:LR:47中指出,mallë téra "a straight road"表示的是一条直的路,而不是弯的。不过,当一个形容词是一个特有名字的“称号”时,让形容词跟在名词后面可能是一种正常词序:在UT:305,317中有Elendil Voronda "Elendil theFaithful"(事实上,在UT:305中发现的版本是Elendil Vorondo,因为这个短语是变形的;我们将在后面的课程中回到这里所见的后缀-o的问题上)。假设你也可以使用更普通的词序然后说voronda Elendil,但是——我猜——会被更随意的理解成"faithful Elendil",而不是将形容词用作特定称号的"Elendilthe Faithful"。应该注意到,在昆雅语中,与英语不同的是,将形容词用作称号时不需要在形容词前加冠词(不是**Elendil i Voronda,至少没这个必要)。

 

那么,将形容词用作表语是怎样的呢?如句子"the book is red"中的表语"red"?(对比其定语用法如"thered book"。)形容词vanwa "lost"在Namárië中被用作表语Vanwaná...Valimar "lost is...Valimar"(凯尔崔尔【Galadriel】认为她不会再看到的蒙福之地的一个地方)。这个句子告诉我们昆雅语连系动词”is”的形式是。复数”are”似乎是nar,在托尔金早期的Namárië录音版本中他用过这个词(见吉姆▪艾伦Jim Allan的精灵语介绍【An Introduction to Elvish】,第五页)。这些连系动词的使用通常被认为与英语中一样”,比如:

 

I parma ná carnë. "The book isred."

Ulundo náúmëa. "A monster is evil."

I neri narhallë. "The men are tall."

 

2000年十二月这门课第一次出版时,在这一点我加入了一点警告:

 

我不得不说,由于实例极其稀少,我们无法确定哪种词序被偏爱。从Namárië的例子vanwa ná...Valimar "lost is...Valimar"中,我们可以认为应该跟在形容词后面,所以"the book is red"其实应该是i parma carnë ná, "the book red is"。有趣的是去考虑如果我们将Valimar重置到句首,"is"是否仍然跟着vanwa "lost";"Valimar is lost"应该如英语语序Valimar ná vanwa,还是Valimar vanwa ná?在上面的例子和下面的练习中,我用“英语”语序组织句子,但是托尔金或许给他的语言加了一点异国风调,但是在更多的资料被公开之前我们无法知道。

 

在2001年十一月我重新编辑了这门课,在那年夏天有几个关于 "is"的新例子终于出现了。看起来似乎应该把 放在句尾,比如例句lácaritas...alasaila ná (按原句语序,"not to do it unwise is" – VT42:34)。但是同一篇文章提供的例子也引用了模式"A ná calima lá B"(按原句语序,"Ais bright beyond B"),来表达"Ais brighter than B" (VT42:32)。注意,这个模式使用了英语风格的语序,将 "is"放在前面而不是跟在calima "bright"后面。因此,归根到底,句子如i parma ná carnë,一字一句的对应英语"thebook is red",还是可能的。考虑到连系动词时它们使用的都是英语风格的语序,我没有重编本课的任何一个例句或练习。无论如何,语序i parma carnë ná "the book redis"看起来都是一个完美的选择,且托尔金可能曾经试图让这种语序更普遍过。我们必须等待更多例子的出现。

 

[更新,2002年一月:这个月的确有一些新例子被发表公开了。看起来似乎具体使用什么语序只是个人喜好问题。VT43:26中的例子elyë na manna "thou artblessed"是英语语序,且这里的连系动词以短写形式na出现,而不是。但是我还是在练习中保持了,主要是出于明晰的原因:单词na还有其他几个很不一样的意思。但是需要加后缀的时候,形式na-还是更好的,如它的复数nar "are"。当然,据我所知,未经证实的形式nár也是一样有效的。]

 

在费瑞尔之歌【Fíriel's Song】(一篇《魔戒》之前的作品),表示"is"的单词是ye而不是na,如句子írima ye Númenor "lovely isNúmenor" (LR:72)。无论如何,昆雅词典(QL:64)和《词源学》(LR:374)都指出表示"is"的单词是,而且在Namárië中我们看到这个词出现在真正的诗歌中。《词源学》和昆雅词典都比费瑞尔之歌【Fíriel's Song】出现的早,但是Namárië要晚些,所以似乎ye只是在托尔金在昆雅语进化之路上的一个尝试。在费瑞尔之歌【Fíriel's Song】中我们也看到了表示"is"的后缀-,加在形容词后面并且取代最后一个元音:因此在这支歌中我们有márië "(it) is good",从mára "good"变化来。后缀-显然与独立的单词ye有联系。我不认为在《魔戒》风格的昆雅语中使用后缀-来表示"is"的形式还存在,所以我不建议学生们这样用。后缀-在晚期昆雅语中有别的含义。

 

不过还有另一种有效的用法:完全不用连系动词。你可以直接将形容词和名词写在一起,而"is/are"可以被直接理解:Ilu vanya "the World [is]fair" (Fíriel's Song), maller raicar "roads [are]bent" (LR:47)。上面提到的形式"A is bright beyond B" = "A is brighter than B"在VT42:32中被提到时实际上是"A ()calima lá B"。如这里的括号所提示的,可以被省略。如果前后文允许,上面提到的例子malle téra "a straight road"也可以被理解为"a road [is]straight"。2002年一月出版的托尔金翻译成昆雅语的圣母玛利亚【HailMary】最后版本中,省略了好几个连系动词:Aistanaelyë, ar aistana i yávë mónalyo = "blessed[art] thou, and blessed [is] the fruit of thy womb".

 

我们必须认为连系动词nar不止局限于连接名词和形容词,也可以用来连接名词和名词:Parmar nar engwi "books arethings", Fëanáro ná Noldo "Fëanor is a Noldo"。(顺带提一下,注意费艾诺【Fëanor】的名字在昆雅语中正式的形式是Fëanáro;Fëanor是他死后中土大陆上使用的一种昆雅-辛达混合形式。)同样,连系动词可以被省略并且不改变原意:Parmar engwiFëanáro Noldo

 

形容词的数目一致[6]

昆雅语的形容词与它所修饰的名词在数目上必须一致。就是说,如果名词是复数,那修饰它的形容词也一定要是复数;如果一个形容词修饰好几个名词,这个形容词也要用复数,即使被修饰的名词都是单数。英语中没有这样的区别——形容词不变——但是昆雅语是一门变换形式很多的语言,所以托尔金设计的形容词数目一致也不奇怪了。

 

我们没有关于形容词修饰双数复数的名词时应该怎样统一变形的例子。不过通常认为,形容词没有双数复数形式,只有一种复数形式(或者“非单数”)。诗歌Markirya显示形容词没有以-li结尾的有些奇怪的“部分复数”形式;一个修饰以-li结尾的名词的形容词只变化为普通复数形式。这或许也支持了形容词只有一种复数形式的理论。

 

那么,形容词的复数形式是如何构成的?从现有例子中,可看出托尔金在多年中实验了不同的形式。在早期资料中,以-a结尾的形容词通过加后缀-r形成复数,和以-a结尾的名词一样。比如,一份关于托尔金幻想世界的早期地图(实际上描绘的是类似船的形状)包含了单词I Nori Landar,有证可查的表示"The Wide Lands"(LT1:84-85,形容词landa "wide"出现在《词源学》LAD词条下。克里斯托弗·托尔金【Christopher Tolkien】在LT1:85中建议译作"The Great Lands")。这里复数名词nori "lands"被形容词landa "wide"修饰——顺便说一下,这是一个形容词跟在名词后做定语的例子——由于名词是复数,因此在形容词加后缀-r以保持一致。这种构成形容词复数的方法一直到1937年或稍微早一点点时都有效;我们已经引用了LR:47中的例子maller raicar "roads [are] bent",这里形容词raica "crooked, bent, wrong"(在LR:383中被列出)和复数maller保持一致。

 

然而,这种构词法无法被建议给学生们,证据是,在《魔戒》风格的昆雅语中,这种写法已经被抛弃了。从某种程度上说,托尔金回到了过去,重新使用了他可能在第一首“昆雅语”诗歌中使用的写法。在这首写于1915-16年的Narqelion中,以-a结尾的形容词通过加后缀-i构成复数。比如,这首诗中出现的短语sangar úmëai显然表示"throngs large" = large throngs;形容词úmëa "large"被列在早期昆雅语词典中(QL:97,但是在晚期昆雅语中,单词úmëa表示"evil")。不过之后,托尔金又介绍了另一种变化:只有古代昆雅语中,词尾为-a的形容词的复数以-ai结尾。放逐期的昆雅语,即回到中土大陆的诺多精灵们所说的昆雅语中,超过一个音节的词尾为-ai的词被简化为-ë(WJ:407提到后缀-表示古昆雅语的-vai)。对于复数形式,比如quanta "full",显然在语言发展的较晚期是quantai,之后变为quantë。我们已经在上文引用的一个例子中见过它了:quantëtengwi, "full signs",这里的quanta显然是复数,因为要与tengwi "signs"保持一致(VT39:5)。

 

有一种特殊的情况要额外考虑:以-ëa结尾的形容词,如laurëa "golden"。在古昆雅语中,我们必须认为其复数形式是laurëai,但是后来-ai变成-e,复数形式是什么呢?laurëe显然不是个好主意。为了避免麻烦的两个e,它们中的第一个要变成i。因此laurëa的复数形式在流亡期的昆雅语中应该是laurië,正如Namárië的第一句:Ai! laurië lantarlassi súrinen... "Ah! golden fall the leavesin the wind..."——为了与其修饰的名词lassi "leaves"保持一致,这个形容词是复数。

 

对于以-ë结尾的形容词,似乎复数构词形式与同样词尾的名词一样:-ë变成-i。我们没有太多例子,但是散文版的Namárië中有短语luini tellumar "blue vaults",似乎包含了形容词luinë "blue"的复数形式(事实上这个形式没有得到证实,但是可以观察到,很多关于颜色的形容词以-ë结尾)。另外,在《词源学》中,托尔金注释道,maitë "handy, skilled"的复数形式为maisi (LR:371)。有证可查的是特别提到的一种复数形式:以-itë结尾的形容词,复数后缀为-isi,在i之前的辅音t变为s。但是这个特别的想法似乎后来被弃用了:在更晚期,《魔戒》之后的资料中,托尔金写道hloníti tengwi,而不是?hlonísi tengwi,来表示"phonetic signs" (WJ:395)。所以maitë的复数形式可能也是?maiti

 

对于以辅音结尾的形容词,如firin "dead",似乎没有任何例子告诉我们其复数形式。通常认为它们的复数后缀为-i,就像辅音结尾的名词那样变化,且这个推断貌似很有道理。因此,"dead men"或许是firini neri。如果要找任何质疑这个推断的观点,那就是以-in结尾的形容词似乎缩短自词尾为-ina的长一些的形容词。如上文指出的,托尔金引用的表示"open, free, cleared (of land)"的形容词latin(a),暗示其有两个形式latinlatinalatina的复数形式显然应该是latinë,从古时演化来latinai。那latin怎么办呢?如果它只是latina的缩短形式,或许它的复数形式还是latinë而不是latini?我们不确定;在下面的练习中我遵循了通常的推测,用-i作复数后缀。反正以辅音结尾的形容词非常稀少,所以这个不确定对我们昆雅语文本的质量并没有很大影响。

 

在什么位置的形容词要保持数目一致呢?已证实的例子如上文引用的luini tellumar "blue domes",似乎暗示了名词之前的作定语的形容词需要保持数目一致。用作定语跟在名词之后的形容词也一样:诗歌Markirya中有i fairi nécë "the palephantoms",或按原文词序"the phantoms pale"(néca pl. nécë "vague, faint,dim to see", MC:223)。一个形容词与其修饰的名词分开时,也要保持数目的一致,因此Namárië中第一句的laurëa "golden"以复数laurië出现:laurië lantar lassi "golden fall leaves"(散文Namárië中有lassi lantar laurië "leaves fallgolden")。但是对于用作表语的形容词,我们缺少晚期的例子。在德语中,用作定语的形容词要保持数目一致,但用作表语的形容词不需要。不过,在LR:47的老例子maller raicar "roads [are] bent"中,似乎暗示了昆雅语的形容词即使被用作表语时也要保持数目一致。在晚期昆雅语中,由于托尔金改变了形容词的复数构词规则,我们应该读作maller (nar) raicë

 

因此,简单来说,我们可以总结道,在“所有位置”的形容词都应该和名词保持数目一致——无论它们出现在前面,后面,或与名词分开,无论它们被用作定语还是表语。但是,这里还有少数几个例子不符合。在作于约1960年的附录E的散文Quendi and Eldar中,有几个“规则的”例子,关于将复数形容词用作定语来修饰复数名词tengwi "signs",创造了不同形式的,早期精灵语言学家用来分析他们母语结构的短语(如我上文所述,在这里我们不需要关心这些短语的精确含义)。除了已经引用的hloníti tengwi "phoneticsigns"和quantë tengwi "fullsigns"(WJ:395, VT39:5),还有racinë tengwi "stripped signs"和penyë tengwi "lacking signs" (VT39:6;后者的单数形式penyatengwë "a lacking sign"曾被证实,VT39:19)。在这些短语中,hlonítë "phonetic", quanta"full", racina "stripped, deprived" 和penya "lacking, inadequate"都应该是复数形式,以此与tengwi "signs, elements, sounds"统一。目前为止还不错。但是当我们去看附录EQuendi and Eldar的草稿时,我们发现托尔金没有保持形容词的数目一致,且看到短语lehta tengwi "free/releasedelements", sarda tengwi "hard sounds" 和taptatengwi "impeded elements" (VT39:17)。当然,我们期望的是lehtëtengwisardë tengwitaptë tengwi,但是没有看到。除非我们推测有不同种类的形容词,一些需要数目统一而另一些不需要——我认为这很牵强——似乎托尔金在草稿中使用的体系是,出现在名词前用作定语的形容词不保持数目一致。但是当他真正开始创作附录时,他似乎又放弃了这种做法而是这个位置也保持了一致,因此我们有了quantë tengwi而不是?quanta tengwi来表达"full signs"。只要托尔金有“修改”的心情,精灵语的语法可以以闪电般的速度改变,所以这一点也不奇怪。

 

在诗歌Markirya的最后版本中,就是克里斯托弗·托尔金【Christopher Tolkien】认为他父亲在生命的最后十年(1963-73)某个时刻写的那版,与这里的内容也有关。对于短语"fallentowers",托尔金开始写的是形容词atalantëa "ruinous,downfallen"的复数形式atalantië,正如我们所料。后来,根据克里斯托弗·托尔金【Christopher Tolkien】所言,他不知为什么将atalantië改作单数(或不变形的)形式atalantëa,而相邻的名词"towers"还是复数(MC:222)。再一次,托尔金似乎在实验位于名词之前的定语性形容词不要统一数目,而是以原型出现。托尔金关于中土大陆的通用语(一种他只起草的语言)的创作也使用的相似的体系。或许他曾经思考过将这个体系代入昆雅语,所以我们看到这种想法在他的作品中进进出出?

 

无论如何,我会建议学生们,在这个位置的形容词也要数目统一。在《魔戒》的Namárië中,我们有短语lintë yuldar "swift draughts",在RGEO:66的行间翻译中,托尔金特别注明lintë是一个“复数”形容词。那么我们必须认为,lintë代表早期的lintai,是形容词linta的复数。如果名词前的定语性形容词不需要在数目上统一,那"swift draughts"应该是?linta yuldar。托尔金特别注明lintë是复数形式的资料是在他生前出版的,那是1968年,可能比最后一版Markirya还早。因此,他的最后决定似乎是,名词前出现的形容词要与名词保持数目一致。有人怀疑,他曾花了无数个不眠之夜来思考这种写法的利弊。

 

注意当形容词用作名词:如上所述,托尔金曾经让词尾为-a的形容词通过加-ar构成复数,但是后期他将其替换作-ë(即早期-ai)。不过,当形容词用作名词时,词尾为-a的形容词还是通过加-ar构成复数,因为这种情况下它们应该根据名词规则来变形。托尔金提示道,与其说penyë tengwi "lacking signs",精灵们更可能简单的说penyar "lacking ones"——“将[形容词]penya用作专有名词”(VT39:19)。更著名的例子是形容词vanya "fair, beautiful";通常复数作vanyë (如vanyë nissi "beautiful women")。但是,形容词vanya也可以被用作名词,"a Vanya"或"Fair One",这个词被用在第一支西迁的精灵种族上。后来这支精灵被称作Vanyar,如《精灵宝钻》第三章:“凡雅族精灵是[英格威【Ingwë】]的精灵,他们是美丽的精灵。”有另一个(但是有关的)形容词"beautiful",即vanima。当树须【Treebeard】向凯勒鹏【Celeborn】和凯尔崔尔【Galadriel】问好时,他用了另一个名词方式的复数a vanimar "o beautiful ones"(翻译见于书信:308)。词尾为-ë的形容词用作名词时,复数形式就是普通的加-i,因为大部分以-ë结尾的名词复数后缀也是-i

 

总结

形容词用来形容各种特性,如"tall"或者"beautiful"。他们可以和名词一起使用,组成短语如"(a/the) red book"或"tall men",其中形容词"red"和"tall"直接修饰名词"book"和"men";这叫做将形容词用作定语。但是形容词也可以出现在句子如"the book is red"或"the men aretall"中,这里的重点是将某种特性归属于一个名词;这叫做将形容词用作表语。在这种情况下英语中要加一个连系动词,如"is"或"are",以澄清名词和形容词之间的关系。很多语言中没有这种词(可以说是与"the book red"完全对应的),而且似乎在昆雅语中也是可以省略的,不过明确地连系动词 "is"/nar"are"也在材料中出现了。——大部分昆雅语形容词以元音-a结尾,也有一些是-ë;唯一一种以辅音结尾的形容词很少见且几乎都以-in结尾(显然缩短自-ina)。昆雅语形容词要保持数目一致;如果一个形容词修饰一个复数名词,或者修饰不止一个名词,这个形容词必须也是复数。以-a结尾的形容词的复数形式为-ë(即早期-ai);注意如果形容词以-ëa结尾,它的复数形式是-(以避免-ëe)。以-ë结尾的形容词有复数后缀-i;对于少数以-in结尾的形容词,我们缺少例子,但是通常认为应该在词尾加-i构成复数。

 

词汇

除了前两个词,其他的全都是形容词。不要担心出现在练习中的其他词,你已经在第二课中根据我的指导学过了,对吗?

 

neldë"three"

"is" (nar "are")

vanya"beautiful, fair"

alta"great" (= big;仅用来形容物理性体积)

calima"bright"

taura"mighty"

saila"wise" (我们用这个在晚期资料中发现的形式,在《魔戒》之前的资料中是saira)

úmëa"evil"

carnë"red" (我们怀疑,托尔金这个虔诚的天主教徒曾考虑过红衣主教和他们的红色衣服;意大利语carne = "[red] meat"也有可能与此相关……) 

ninquë"white"

morë"black" (参见辛达语Mordor = Black Land的第一个元素)

firin"dead"

 

练习

1. 翻译成英语:

A.Morë rocco.

B.Calimë hendu.

C.Neldë firini neri.

D.Vanyë aiwi.

E.Tári ná taura nís.

F.I oronti nar altë.

G.Aran taura (two possibletranslations!)

H. I nér ar i nís nar sailë.

 

2. 翻译成昆雅语:

I. The white gate.

J. A great ship.

K. The floor is red.

L. One black stone and three white stones.

M. Wisekings are mighty men.

N. Themighty man and the beautiful woman are evil.

O. Elves arebeautiful.

P. The Elvesare a beautiful people.

 

 

 

 

 

 

 


[1] The adjective

[2] The copula

[3] Parts of speech

[4] Using the adjective attrivutively

[5] Predicatively

[6] Agreement in number


评论(3)
热度(33)
  1. IKUAKIMIArdalambion昆雅教程中译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