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地址:http://folk.uib.no/hnohf/
作者:Helge K.Fauskanger
昆辛译制小组出品
荣耀属于托尔金教授和原作者
联系本人请电邮:aslinn_zha@163.com

【福利】精灵语发音指南音频版

原文地址: http://tolklang.quettar.org/pronmid/pronguide.html 
作者:Julian Bradfield

福利发放!把握不准昆雅语发音的小伙伴来听听音频吧~~

不过请辩证看待此文……此教程是网上少有的含音频的教程,但是文字指导不完全正确或者有歧义,请搭配其他文字指导如quenya course第一课一起食用

————————————————————————————————

此文旨在提供一份精灵语发音指南,帮助那些不确定自己是否理解托尔金本人对发音解释的人。我用了一些语音学的专业术语,不过前后文都基本解释了它们表示什么(我希望如此)。超链接中是我示范的发音。我不会断言我的发音就是完美的(我对某些音有心理阴影),不过应该还是蛮准的。声音文件是.wav格式的;虽然这既不是占空间最小也不是最好的音乐文件格式,但是由于the Great Satan的影响,这大概是最多人理解的格式。

 

目前这里只有昆雅语的发音指南,当我有时间时会更新其他语言的。[1]

 

昆雅语

昆雅语的发音中有几个问题:对于母语为英语者,主要问题在于元音。

 

元音[2]

实际上,对于母语为任何欧洲大陆上语言的人来说(好吧,不包括丹麦语!),都能多多少少正确的发出昆雅语的元音。对于说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的人而言,有一点需要注意:元音的发音吧,就像西班牙语。它们全是单纯的音[3],而不是英语中频繁的双元音[4]。昆雅语(和其他语言)需要区别短元音和长元音(传统上用尖音符[5]标出)。昆雅语与英语不同。英语中所谓的长短元音除了音长不同之外还有音值上的不同,而昆雅语iíaáuú中音长是唯一的区别。(eo在音值上也确有不同。)

 

短元音的发音如下:

a的发音就像大多数人说西班牙语或法语时一样,不过大家知道其实也可以当作荷兰语或者英语的a来念。其发音如法语patte,或德语man。(这个音在标准音[6]中不存在,但是基本和北方口音bath中的a差不多)

e的发音如英语pet;法语fait;或德语denn。

i的音值如英语peat,但是更短;法语lit;德语vital。

o的发音基本是英语pot(不是美式英语!);法语comme;德语Topf。

u的音值如英语boot,但是更短;法语ou;德语Uran。

例词:a, e, i, o, u

          alta, elen, Isil, osto, undu

 

长元音的发音如下:

á, í, ú就和短元音一样,但是更长!(如果你想要更具体的数值,大概有两倍那么长,不过按你的语言习惯来就好。)

ée的发音更“封闭”一些。如英语双元音may中的前半部分;法语é的延长版本,或德语Tee。

相似的,óo的发音更“封闭”。如英语paw(但是更封闭);法语hôte;德语Sohn。

例词:á, é, í, ó, ú

          fána, nése,hísie, onóne, untúpa

 

昆雅语中还有六组双元音(注意,其他成双成对出现的元音都要分别发音)。它们是ai, oi, ui, au, eu, iu。对于它们,第一个元音的发音较重,然后滑向第二个(除了iu,对于这个音,也可以由弱一些的i滑向重一些的u——这是第三纪的发音)

例词:ai, oi, ui, au, eu, iu (古), iu (第三纪) 

          Ainu, coimas, cuivie, Laurelin, leuca,miule

 

最后来谈谈分音符号[7]。托尔金用这个符号来提醒母语为英语者词尾的e要发音,以及类似ea的组合是两个音,不是双元音,如Aldëa, Atalantë, hísië。由于这个提示是完全没必要的,在关于托尔金的语言学著作中不用它是很常见的。

 

辅音[8]

只要你按照拉丁语的规则来发音,昆雅语中的辅音也不算什么问题(除非你涉及到非常进阶的问题[9])。

在描述昆雅的辅音时,我会大致根据腾格瓦的排列来说。昆雅语中有五个系列的辅音:腾格瓦表中的四列,再加上在第一列的字母下打两个点单算一个系列。第一列,被称为tincotéma,是齿音(也可能是齿龈音)[10]辅音,如法语t(或英语t)。这一列的字母下加点后,组成tyelpetéma,这是tincotéma的颚化版本[11]。其实,关于它们的精确属性还有很多争论,但是本文只是一个指南,知道它们类似(英式)英语tune的发音就好了。第二列,被称为parmatéma,是唇音,如英语pat。第三列,calmatéma,是软腭音,如英语cat。第四列,quessetéma,是唇化软腭音,如英语quick。

腾格瓦的行(理论上)与发音方法[12]有关,如塞音还是擦音,浊音还是清音。不过,昆雅语不完全符合这些理论,因此我会根据它们本身的发音来分别讨论,而不是根据它们在腾格瓦表中的位置。

 

清擦音[13]t, ty, p, c/k, qu很简单。(注意,昆雅语的书写中ck都会出现,这俩没区别,因此c永远是硬音。)我们不知道它们的发音是类似英语中的送气音(吹气)[14],还是如法语,没有送气。通常来说,法语口音可能更好……

例词:tinco, tyelpe, parma, calma, quesse

 

昆雅语中没有单独的浊塞音[15]d, dy, b, g, gw,而是位于鼻音[16](对于d来说也可以是流音[17])之后。在晚期昆雅语中,ng永远表示后鼻音[18](托尔金有时会写作ñ)和g的组合(永远是硬音,即使位于ie之前)。

因此,腾格瓦的第二行分别是:ando, indyo, umbar, anga, ungwe

 

对应的擦音[19]有些复杂,因为它们发生了很多变化:

th,如英语thin,用腾格瓦的thúle/súle表示,仅存在于早期昆雅语,之后转变成了s。因此我们在昆雅语中见不到它了。同时,s也独立存在(腾格瓦silme)。(其实这里有个非常复杂的典故——见HoM-e十二卷"The Shibboleth of Feanor"。)无论何种情况,s都是清音,如英语see,法语si,德语bis。

(súle的颚化版本叫istyar,但是我们不清楚会不会真的用到它——根据规律,其音值为sty。)

f的发音如英语fee,法语fait,德语von。

h有点麻烦,因为《魔戒》附录F中有些不一致的地方。我的推论是:在晚期昆雅语中,位于词首时,h的发音应该与英语或德语的h相似。位于其他位置时,发音应该类似于德语Bach(位于a, o, u之后时)或Ich(位于e, i之后时)中的ch。不过,位于元音中间时,将其简化至简单的h总是无害的。

hy的发音[20]如英语huge,德语Ich。

hw的发音如苏格兰语white。

例词:thúle (古), silme, formen, halla, aha, Mahtan, tehta, hyarmen,hwesta 


 

大部分的浊擦音[21]都由于各种原因从昆雅语中消失了。只有v留下来了,如英语voice,法语vous,德语wo。(古昆雅语中也有z,但是在第三纪它转变成了r。)例词:vala, áze (古)

(由于它们都消失了,原本表示它们的腾格瓦被用来表示常见的鼻音+清塞音[22]的组合:anto,intya, ampa, anca, unque

 

晚期昆雅语中只有三个鼻音n, ny, m。不过,更早期也出现过ñ,还有ñw,它在HoM-e的很多卷中都出现过。让人困惑的是,这些常写作ng——如果你在词首看到了ng,它必然表示ñ。在晚期昆雅语中,这些都变成了nnw

例词:(晚期昆雅语) númen, nyelle, malta, noldo, nwalme 


          (早期昆雅语) númen, nyelle, malta, ñoldo, ñwalme

 

昆雅语中有不少r化音[23]的组合。R化音(r的发音)是不少问题中的另一个。很确定它们是颤音r,如意大利语r或西班牙语rr。在某个阶段,也出现过弱一点的r。或许存在过一次弹音[24],如西班牙语r,或美国西海岸口音的later,或许是类似英式英语中连续的r。无论如何,我们不知道它是否存在于第三纪的昆雅语中——你必须知道单词的词源来破解这个r是弱还是强。因此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认为这个音永远是强的——或者,像我这种对颤音有心理阴影的,做你能做到的就好。(因此这些例子并不好。)

 

另外,还有清音hr,颚化音ry,和组合rd

例词:rómen, óre (弱), hríve, arya, arda 


 

边音就没那么大麻烦了。有l(说英语的人要避免e, i后的软腭化l[25]——对比英语elder与昆雅语elda),清音hl,颚化音ly,和组合ld

例词:lambe, hlápa, alya, alda

 

最后,还有些半元音[26],英语will中的w,和英语yes中y的或德语ja。w在第三纪昆雅语中很少见,在词首位置变成了v。(至少根据《魔戒》是这样的。)

例词:wilya (古), yanta

 

还要注意到,双写的辅音发音要长些:atta, ekko, anna, telluma, esse

 

重音

如英语和德语(不像法语),昆雅语中有重音。不过,重音应该落在哪个音节上是可以预测的,如拉丁语——且规则也与拉丁语相同。(在这里我略过了一些问题。)含有长元音或者以辅音结尾的音节为长音节;否则就是短音节。如果倒数第二个音节是长音节,则为重音音节;否则,重音落到倒数第三个音节。因此我们有AlquaLONde, ElENna, ELdamar, HísiLÓme, LótESSe

 

最后……

一门语言的发音还有其它方面,比如音调音高[27]。但是我们对此没有资料可以参考,因此我们不要多想就好。下面是一段根据英语的音调音高朗读的昆雅语文本:Cirion's oath to Eorl,出自Unfinished Tales:

 

Vanda sína termaruva Elenna-nóreoalcar enyalien, ar Elendil Vorondo voronwe. Nai tiruvantes i hárar mahalmassenmi Númen, ar i Eru i or ilye mahalmar ea tenn'oio.[28]

 


[1] 作者原文如此,不过此文最后编辑时间是2001年10月31日——译者注

[2] Vowel

[3] 即单元音——译者注

[4] Diphthong

[5] Acute accent

[6] Received Pronunciation English

[7] Diaeresis

[8] Consonant

[9] 拉丁语的主流发音规则中并没有与昆雅语相同的:古典式的V是/w/,其它(包括教会式)的C和G都颚化了——译者注

[10] 发音部位不确定——译者注

[11] 常见的字母表中并没有这一列——译者注

[12] Manners of articulation

[13] Voiceless stops

[14] Aspiration,别真吹气了——译者注

[15] Voiced stops

[16] Nasals

[17] Liquids

[18] back nasal,与汉语的后鼻音概念有所不同,汉语的后鼻音韵尾可以被韵腹同化至/N/——译者注

[19] Voiceless fricatives

[20] 此处指清音——译者注

[21] Voiced fricatives

[22] Nasal + voiceless stop

[23] 原文用词为rhotics,不够严谨,因为昆雅语中的r就是颤音而不是rhotics——译者注

[24] A tap

[25] 其实英语中所有元音后的l都是软腭化的——译者注

[26] Semi-vowels

[27] Pitch patterns

[28] 意为:This oath shall stand in memory of the glory of the Land of the Star,and of the faith of Elendil the Faithful, in the keeping of those who sit uponthe thrones of the West and of the One who is above all thrones forever. ——译者注


评论(5)
热度(171)
  1. AniuyueAegthelion 转载了此文字
  2. 蜉蝣蝣想学[xkl转圈]Aegthelio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