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地址:http://folk.uib.no/hnohf/
作者:Helge K.Fauskanger
昆辛译制小组出品
荣耀属于托尔金教授和原作者
联系本人请电邮:aslinn_zha@163.com

第八课

lofter为毛不能显示彩色……幽怨的画圈圈

完成时,代词后缀-n(yë), -l(yë), -s

 

完成时[1]

我们可以确定托尔金设想的昆雅语动词时态要比已发表的更多,但是其中只有一个时态我们现在还讨论。最后一个已知的昆雅语时态是完成时。(之后我们还会讨论动词的不同形式,比如不定式,动名词和祈使语气,但是它们不算时态。)

 

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说,英语中没有完成时,就如英语中没有将来时。不过,如英语中通常通过加额外的动词如"shall"或"will"来表达未来的事,其实通过加动词"have",英语也表达了完成时的含义。比如,在以下这些句子中可以看到英语中经典的完成时结构:"Peter has left", "the guests have eaten"(与单纯的过去时对比: "Peter left", "the guests ate")。因此,完成时描述的是过去的动作,但是这个时态强调这个过去的动作与现在的时刻还有某种关联:"Peter has left [and he is still gone]", "theguests have eaten [and they are hopefully still satiated as wespeak]"等。——至少在英语中,这样的结构还可以用来描述一个开始在过去但是一直到现在还在发生的动作:"The king has ruled (or, has been ruling) formany years."。

 

与英语不同,昆雅语中的确有真正的完成时——动词的一个独立形式,不需要任何累赘或额外的动词。《魔戒》中有几个完成时的例子。其中两个出现在第三部的章节宰相与人皇【TheSteward and the King】中。第一个例子出自亚拉冈【Aragorn】在加冕礼上吟唱的伊兰迪尔宣言【Elendil’s Declaration】,其中一句Et Eärello Endorenna utúlien = "Outof the Great Sea to Middle-earth I am come [or: I have come]."。去掉表示"I"的后缀-n,我们得到非现在时的"have/has come"是utúlië(根据拼写规则,我们必须在-e上加两点,因为它出现在词尾了)。在同一章节的后文中,阿拉贡【Aragorn】发现圣树【the White Tree】树苗时喊道:Yé! utúvienyes! "I have foundit!"(单词没有被翻译出来;显然只是感叹词"Yes!"或"Yeah!")Utúvienyes可以被拆分为utúvie-nye-s "have found-I-it"。因此我们得到了动词tuv- "find"的完成时utúvië。(这个动词没有其他的证明,除非它与早期资料[1917]中的tuvu- "receive"相同;见GL:71。我们无法知道这个tuv-是否与hir-含义不同。在本课的练习中,我都用hir-表示"find"。)

 

在《魔戒》之后的资料VT39:9中有一个昆雅语完成时的例子,托尔金提到了irícië "has twisted"——被证实是基本动词ric- "twist"的完成时(除此之外没有被证实,但是《词源学》中录有古精灵语词根RIK(H)- "jerk, sudden move")。如上所述,完成时utúvië "has found"似乎意味着动词tuv- "find"的存在,而utúlië "has come"是动词tul- "come"的完成时,这在《词源学》中已被证实(见词条TUL-)。这些例子清晰地显示,完成时通过加后缀-构成,但是动词词干也要稍微处理一下。至少对于基本动词,干元音要被延长:utúviëutúliëirícië

 

细心的学生会记得现在时中出现了相似的延长现象(比如túva "is finding", túla"is coming", ríca "is twisting"),但是完成时构成与现在时构成的不同之处不仅在于前者加后缀-而后者加后缀-a。完成时,是唯一一个已知的要加前缀的昆雅语时态。前缀根据单词拼写而变化,永远与干元音相同(是短元音)。因此动词tuv- "find"和tul- "come"的完成时之所以是utúviëutúlië(我在前缀下划线了),是因为它们的干元音是u。如果换一个例子,比如动词ric- "twist",由于干元音是i,它的完成时是irícië。还有更多的例子(我自己构词的,并在干元音和前缀下划线了):

 

         Stem-vowel A: mat-"eat" vs. amátië "has eaten"

         Stem-vowel E: cen-"see" vs. ecénië "has seen"

         Stem-vowelI: tir- "watch" vs. itírië"has watched"

         Stem-vowel O: not-"reckon" vs. onótië "has reckoned"

         Stem-vowelU: tur- "govern" vs. utúrië"has governed"

 

完成时中见到的前缀通常被称作增音[2]。也可以注意到,这种“复制”或“重复”一个单词的一部分的过程,如这里见到的重复干元音得到前缀,有个语言学术语,叫重叠音节[3]。因此,如果我们想尽可能多的使用这些高档词,我们可以认为昆雅语完成时的一个特点是,有一个用重叠干元音作为增音的前缀。

 

目前为止我们只用了含基本动词的例子。其实关于派生动词(A词干动词)的例子少得可怜。根据普遍原理,它们应该在加上后缀-之前去掉词尾-a。比如,lala- "laugh"和mapa- "seize"的完成时很可能是alálië "has laughed", amápië"has seized"。(当动词干元音为长元音时,据推测在完成时中该长元音还是长元音,反正在这个位置上它是会被延长的。但是增音应该是短元音,因此动词如móta- "toil"的完成时很可能是omótië "has toiled"。)

 

不过,很多A词干动词中干元音后跟着辅音丛,比如动词如harna- "wound"中,第一个A后跟着rn。由于昆雅语中长元音通常不会直接出现在辅音丛前,我们必须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不需要延长干元音。如果不是这种情况,完成时的构词要遵循标准规则:一个重叠干元音的前缀作为增音,且将词尾-a替换为后缀-(因此"has wounded"应该是aharnië,而不是**ahárnië)。我们有一些已证实的关于没有辅音丛跟着干元音时,不延长干元音而得到无增音的完成时的例子(见下文)。

 

许多以-ya结尾的A词干动词有些特殊。如动词hanya- "understand"。根据前面给出的规则,完成时"has understood"应该是**ahanyië(或者有延长元音的**ahányië,因为我们不清楚这里的ny应该被看作一个辅音丛还是一个完整独立的辅音——如西班牙语ñ的颚化n)。但是,这个形式是不可能存在的,因为昆雅语中不会出现组合yi

 

或许我们有一个例子可以参考:在Namárië中,出现了完成时avánië "has passed"(实际上是作为复数出现的:yéni avánier ve lintë yuldar lisse-miruvóreva = "years have passed like swift draughts of the sweetmead"——注意,完成时如其他时态一样,遇到复数主语时要加后缀-r。)在1960年的短文Quendiand Eldar中,托尔金解释道,avánië(或vánië没有增音的)是一个非常不规则的动词auta-的完成时(WJ:366)。但是四分之一世纪之前,在《词源学》中,他列出了动词vanya- "go, depart, disappear"(见词条WAN)。很有可能当他在四十年代写作Namárië时,他还认为动词vanya-的完成时是(a)vánië,即使在不久的将来他会提出一个新解释(或许他是想消除与形容词vanya "fair"之间的冲突,不过在语境中这两个词不难区分吧?)如果是这样,托尔金透露了应该如何对待词尾为-ya的动词:在完成时中,在加后缀-时整个后缀-ya都被去掉,而剩下的动词部分被看作基本动词。因此完成时中既有增音又有干元音的延长,如:

 

hanya- "understand", perfect ahánië "hasunderstood"

hilya- "follow", perfect ihílië "has followed"

telya- "finish", perfect etélië "has finished"

tulya- "lead", perfect utúlië "has led"

 

当然,从完成时的形态中你无法推测出原来的动词词干是是什么样的。比如,ihílië既可以是基本动词**hil-的完成时,也可以是A词干动词**hila-的。不过这个例子中的两个动词都不存在。但是在其他情况下,如动词utúlië,不仅是tulya- "lead"的完成时,还是另一个不同的基本动词tul- "come"的完成时。因此我们必须依靠语境来判断完成时utúlië来自tulya-(这时意味着"hasled")还是tul-(这时意味着"hascome")。完成时ahárië的情况也一样:当来自harya时它意味着"haspossessed",但是当来自har-(显然是基本动词"sit";只有其现在时的复数hárar "are sitting"被证实:UT:305, 317)时意味着"has sat,has been sitting"。

 

含双元音的动词:有时判断干元音不是那么简单。当动词含有以-i或-u结尾的双元音时,可能要将这个双元音的第一个元音作为完成时的增音。比如,动词如taita- "prolong"或roita- "pursue"的完成时很可能是ataitiëoroitië,而hauta- "cease, take a rest"的完成时应该是ahautië。(作为双元音一部分的干元音几乎不能被延长,因此我们不会看到**atáitië, **oróitië, **aháutië。)可以在《词源学》中找到这些动词的原词根,分别是TAY, ROY, KHAW;因此这些动词的干元音应该(分别)是A, O, A。昆雅语双元音中的词尾-i和-u来自辅音-y和-w,因此他们不能被看作干元音。

 

无增音的完成时:材料中有些完成时的确按照前面说过的规则构成,但是没有增音前缀。MR:250(一份《魔戒》之后的资料)中提到fírië "has breathed forth",晚期意为"hasdied";即使没有证据可以证明“完整的”形式ifírië是错的,但是这里没有增音。(MR:350中给出了fírië的真正翻译"she hath breathed forth",但是词中找不到可以表示"she"的元素;这显然是意译的。)Namárië中出现的动词avánier "have passed",在第一版《魔戒》中其实是无增音的vánier;托尔金在第二版(1966)中加上了增音。在此之前,在1960年的短文Quendiand Eldar中,他解释道无增音的变体只是因为其“出现在韵文中” (WJ:366)。多加一个音节,如托尔金在1966年时给出完整形式avánier时做的那样,的确不是很符合Namárië的韵律——但是这证明了他最终决定语法的正确性应该优先。

 

在《魔戒》中出现的其他例子(utúlien,utúvienyes)中,它们的增音也出现在1954-55年的第一版中。不过,似乎带增音的完成时在托尔金的昆雅语进化之路上出现得相对较晚。在早期资料中,没有增音。比如,托尔金最早的昆雅语(LT1:114, 270)中出现了短语i·Eldartulier"the Eldar have come"。这里出现的tul-的完成时和《魔戒》风格的昆雅语有相同的后缀-ie-,但是增音和干元音的延长还没有出现。用托尔金后期给出的规则来将这句话重写为《魔戒》风格的昆雅语应该是Eldar utúlier(有增音的完成时,且指代整个精灵种族时Eldar前没有冠词)。

 

在更晚(但是仍在《魔戒》之前)的资料中,出现了动词lanta- "fall"的变形lantië(有复数名词时为lantier):LR:56。这个形式也可以被看作没有增音的完成时,后缀-是这个时态的一个特征。的确,托尔金将这个形式译为"fell"(lantië nu huinë "fell undershadow", ëari lantier "seas fell"),仿佛它们是某种过去时——而不是完成时"has/have fallen"。不过,后来他提道“昆雅语中过去时和完成时之间联系的越来越紧密”(WJ:366)。如果这意味着有时英语中应该用过去时时在昆雅语中可以用完成时,我们可以认为lantië/lantier应该译作"fell"而不是"has/havefallen"。在SD:310中,克里斯托弗·托尔金【Christopher Tolkien】谈到了这个句子的一个晚些版本,他记录了他的父亲是如果将lantier变为lantaner——明显是用一个真正的过去时代替了一个将完成时用作过去时的形式[4]。

 

如果lantier,单数lantië,的确可以被认为是完成时,那么这印证了辅音丛前的干元音不需被延长的规则(不是**lántië)。在这个阶段,托尔金一定已经在完成时中加入了干元音的延长;费瑞尔之歌【Fíriel's Song】中有cárier表示"made"(或"theymade",因为有复数后缀-r)。从翻译来判断,动词car- "make, do"的这个形式似乎是另一个将完成时用作过去时的形式。由于cárier中干元音被延长了,我们必须推测,其在lantier中还是短元音,是出于单纯的音系元音:在辅音丛前不可以出现长元音。——或许在早期资料中缺少增音只是因为托尔金还没有发明它;作为《魔戒》风格的昆雅语,我建议将alantië作为lanta-的完成时,而acáriëcar-的完成时。

 

不过,上文引用的来自《魔戒》之后的资料(MR:250)的例子fírië "has breathed forth, hasexpired"似乎暗示了,即使在《魔戒》风格的昆雅语中,也是可以去掉增音的,只通过加后缀-和在干元音后没有辅音丛的情况下延长干元音而构成。或许在口语或非正式的场合下,无增音的完成时较可能出现,另外,在诗歌中如果额外的音节会破坏韵律,也可以去掉增音(因此在Namárië中有vánier表示avánier,虽然托尔金在1966年改变了主意并且用了完整形式)。不过,在我为本课准备的练习中,所有的完成时都有增音。

 

以元音开头的动词:以元音开头的动词产生了一个麻烦。当一个动词已经有以元音开头的前缀时,增音可能要移到前缀和最基本的干元音之间。比如,动词enyal- "recall, remember"逐字分解是en-yal- "re-call",在这里包含干元音的动词词干是yal-,而不是en-;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完成时应该是enayálië。但是有些动词虽然以元音开头,却没有前缀,比如anta- "give"。这种情况中第一个元音也是干元音,且第一个元音之前没有任何辅音。一个动词也可以有一个和干元音完全相同的前缀,如onot- "count up"(来自not- "reckon",前缀o-表示"together",因此onot-字面上表示"reckon together")。还有些动词词干已经将干元音前置作为强化,如atalta- "collapse, fall in"(对比,含义稍微温和些的动词talta-"slope, slip, slidedown")。在以上这些情况下,在完成时中将干元音前置作为增音是很困难的。我们不能用a'antië来表示"has given",用o'onótië来表示"has counted up",用a'ataltië来表示"hascollapsed"。那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一个普遍的假说是,重复整个第一音节以作为增音:因此anta- "give"的完成时应该是anantië (antantië?),以此类推。在2000年七月出版的VinyarTengwar #41中,这个假说几乎被证实了。事实证明,在后期资料中,托尔金将orórië作为动词ora- "urge"的完成时(VT41:13,18;其实这个形式没有被特别标明为完成时,只是它几乎不能是其他东西)。注意,完成时中重复了整个第一音节(or-):通过不仅重复干元音,且重复干元音后的辅音,我们避免了尴尬的形式**o'órië;在orórië中,重复的辅音r使增音和动词词干的首元音恰当的分开了。挺好的——唯一的问题是,在写下orórië之后,托尔金抛弃了它!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回到了原点,或是否意味着托尔金抛弃了orórië不是因为这个形式不可用而仅是因为当时他不想讨论ora-的完成时,我们都不知道。

 

由于我们基本不知道该如何在以元音开头的动词前加增音,我在为本课设计练习时简单的避开了这些动词的完成时。不过,既然无增音的完成时似乎是可以出现的,最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去掉这些动词的增音:anta- "give"变为antië "has given",onot- "count up"变为onótië "has counted up"(虽然这也是not- "reckon"的完成时!),以此类推。在弃用orórië之后,其实托尔金还写下了orië。这是个替代的无增音的完成时吗?我更希望是有延长干元音的óriëorië看起来更像一个动词的不同形式(如后面将讲到的动名词)。我们需要特别注意这个词。

 

在离开完成时之前,我要简单的评论一个在《精灵宝钻》中出现的有些奇怪的形式。在第二十章中出现了感叹utúlie'n aurë,译作"the day has come"。Utúlie (utúlië)显然是tul- "come"的完成时,翻译"has come"印证了这一点。不过,附加的'n有点神秘。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额外的辅音?形式utúlie'n使人想到《魔戒》中伊兰迪尔宣言【Elendil’s Declaration】中的utúlien "I am come",但是宣言中的n-表示代词[5]后缀"I"(看下一部分)。根据托尔金的翻译,没有这样的后缀出现在utúlie'n中。字母n前的撇号'可能也暗示了不同的发音;在utúlie'n中,最后一个辅音可能要作为单独的音节发音。可能加上的n只是为了发音好听,防止连续出现三个元音(因为下一个词也是以元音开头的如果你将aurë中的双元音au看作两个元音,这里就有四个连在一起的元音了)。如果完成时的-后没有其他后缀,且下个词以元音开头,我们是否总是应该加'n以防止出现太多元音连在一起?我至少在一份作品中用过这样的写法,但是非常不确定:在后面的练习中我从来没有用过额外的'n,因为没有人真的知道它的作用。有些人甚至认为这是某种冠词(通常是i)的化身:毕竟,托尔金的确译作了。"the day has come"因此utúlie'n aurë = ?utúlië en aurëutúlië in aurë "has-come the day"???(在PM:395中有证据表明in可能是一个昆雅语冠词。)我们只能期望未来的出版资料中可以透露更多相关信息。值得注意的是接触过托尔金未出版资料的Christopher Gilson支持'n = "the"。

 

代词

现在我们来介绍一种语言中非常经济实惠的词,代词。(如果你非常了解什么是代词,并且也知道人称代词被分为三种不同的“人称”,请直接下拉直到看见红色的昆雅语为止。我不想浪费任何人的时间!)

 

单词“代词”泄露了这个词的含义;这个词表示“代表(代替)一个名词”。代词是一些可以代替名词的单词(或后缀),常用来指代前文已提到过的名词。因此你不需要一直重复那个名词。代词提供了一种简略的表达方式,避免语言变得特别冗长。多亏了代词,说英语的人在交谈时才不需要无止境地重复对方的名字,而只需要用you来指代。除了说“刚提到的团体”或“正在讨论的那些人”之外,说英语的人还可以将这些简单的称为they。再想想如果没有代词I来指代你自己,你要如何介绍自己。很快,如“这个人”或“正在说话的这个人”就会让句子变得很冗长。

 

有几种不同的代词(包括疑问词[6]如"who"),但是最常用的是人称代词[7],这也是我们在这里重点讲的。通常,它们被分为三种不同的“人称”(并不是说代词只能用来指代有感知的物体,只是在这个语境下,“人称”是代词中的一个专有名词)。在英语中,传统的分类可参见下面这张表:

 

¤ 第一人称[8](指代自身或自己的团体):单数I,作宾语时为me,表示所有权时为my和mine;复数we,作宾语时为us,表示所有权时为our和ours。

 

¤ 第二人称[9](直接指向另一个人或另一组团体):单数和复数都是you,作宾语时也一样;表示所有权时为your和yours。古英语中有不同的单数代词:Thou,作宾语时为thee,表示所有权时为thy和thine。

 

¤ 第三人称[10](指代另一个人或团体):单数he,she,或it,取决于性别/或被指代物的性质;作宾语时为him,her或it(后者与作主语时的形式一样),表示所有权时为his,her(后者与宾语形式一致,但是也有hers)和its。作为复数时为they,作宾语时为them,表示所有权时为their和theirs。

 

虽然这三种“人称”的概念在全世界的语言中都几乎是普遍的,但是语言中代词还可以怎么区别就很随意了。代词体系还不一定是对称的,在英语中就显然不对称。英语中的代词通常有单数和复数的区别,如单数I和复数we,但是在第二人称中忽然没有了这个区别,无论代指一个人还是一群人时都用you。另一方面,英语中的第三人称单数挺迂腐的。你必须用he指代一个男性,用she指代一个女性(或一艘船!),用it指代无生命的,抽象的或者是动物(除非"it"是宠物,同时你对"it"太了解了以至于要用"he"或"she"来指代!)

 

在英语的代词体系中也不是随处可见这等吹毛求疵的区分的,也有一些语言摈弃了它们。比如托尔金创造昆雅语的第一灵感芬兰语,只有单个的词(hän)来表示"he"和"she":芬兰人表示没有区分很开心。同时,还有些语言的代词体系比英语的复杂。比如,希伯来人显然认为阳性/阴性的区分简直好玩到停不下来,只有"he"和"she"完全不够用。希伯来语中还有不同的词来指代"you"(和男性说话时用atta,和女性说话时用att);这门语言中还有不同的词指代"they"(hem指代一群男性,但是如果指代的是全部女性的一群人,就用henna [现代以色列语为hen]……按照我的理解,指代一群既有男又有女的人时用“阳性”的hem,我们很好奇如果是10,000个女性和1个男性在一起是否还是用hem而不是henna)。

 

给以色列人的备注(其他人可以开心地忽视这条):我不知道会有如此多的以色列人看到这门昆雅语课。开始我只是提到了henna,然后我就收到了很多来自以色列人的信来试图说服我应该是hen。我要说的是,虽然henna已经被更短的hen取代,这个长些的单词仍然出现在《圣经》中(如创世纪6:2中,用henna指代"the daughters ofmen")。看到一些以色列人完全不知道这个较长的形式挺令人不安的——快去读些你的族人对世界文学的贡献,孩子们!至于hen(na) vs. hem的问题,Eli Cherniavsky告诉我:“对于每个说希伯来语的人来说这都是很痛苦的话题,希伯来语学院曾多次更改规则,但是最终回到了最初的版本:所有男女混合的组合都[语法上]是阳性的。”结束。显然有不少以色列读者在学这门课,那我顺带再说一句:关于希伯来语动词nathan,我会在下节课的某处提起它——是的,我知道在现代以色列语中它的发音是"natan"。不需要写信告诉我,你们中的某些人已经这样做了。我对比的是依据圣经的古典音韵,而不是现代以色列语发音。我研习并且指代的是圣经中的希伯来文,知道不?似乎我对于庞大规模的史诗相关的奇特语言有不可抗拒的迷恋,即使在我讨论别的话题时也会忍不住跑题……让我们回到课文上!

 

那么,昆雅语是个什么情况?托尔金让他的精灵们如何区分代词?

 

对于昆雅语的代词体系,我们很难说任何十分确定的东西。即便到现在,还是有大量资料是学者们得不到的,但是我们可以说托尔金的精灵语中,代词是“不稳定”的——可能比语言中其他流动性结构有过之而无不及。代词表似乎经历了无数次变更,有些人认为托尔金从来没有完全解决每个细节问题。(我个人认为他解决了——问题是他如此频繁地去解决问题!)

 

如托尔金在晚年设想的,昆雅语的代词体系中有些英语不常见的特点。比如,昆雅语中的名词除了单数和复数还有双数复数,因此至少应该有些双数复数的代词。因此,在第一人称中不仅有单数"I"和复数"we",还有一个独立的双数复数代词表示“你和我”或者“我们两个”。另外还有个关于"we"的微妙区别:在昆雅语中,有不同的单词或后缀来表示"we",取决于指代的部分是否包含我们自身。另外,似乎昆雅语中一直没有区分"he","she"甚至还有"it";所有这些都可以被一个单数代词指代。

 

随着课程推进,我们会讨论代词的不同方面以及他们的晦涩之处,也会回到昆雅语中特殊代词的特点上。不过,先让我们来介绍少数几个代词。

 

我们要理解这一点:在昆雅语中,代词通常以后缀的形式出现,很少是独立的单词。(当昆雅语中的代词以独立的单词出现时,通常是强调——如英语代词斜体的效果:"You [而不是其他人] did it.之后我们会回到独立代词的话题上。)在Namárië的最后一行我们有单词hiruvalyë,被托尔金译作"thou shalt find"。如果你做了前面的练习,你会记得hiruvahir- "find"的将来时。这里的hiruva "shall find"有代词后缀-lyë,表示动词的主语。这个后缀属于第二人称,表示"thou"——或用个不那么古老的翻译,"you"。因此hiruvalyë = "thou shalt find",或"youwill find"。任何动词后都可以加后缀-lyë表示这个动词的主语是"you, thou"。

 

提到这个代词,我们会遇到一个短暂的障碍[11],在讨论昆雅语代词时我们会常常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不清楚这个后缀-lyë是否既可以表示单数又可以表示复数"you";在Namárië中是单数,从翻译"thou"可以看出来。在托尔金为《魔戒》附录所作的一份草稿上,事实上他写道精灵语中不区分单数和复数"you"(英语中也不区分):“所有这些语言……曾经,或最初,没有第二人称代词单数和复数的区别;但是在亲密的形式[12]和敬语的形式[13]之间有明确区别”(PM:42-43)。用后缀-lyë时,凯兰崔尔【Galadriel】是和相对陌生的弗罗多【Frodo】说话,因此-lyë可能是礼貌或者尊敬的"you"。在Namárië中出现的是单数"thou",只指代一个人,但是根据PM:42-43的引用,也可以是复数"you"(因此如果远征队的每个成员都懂昆雅语,他们还是不能确定凯兰崔尔【Galadriel】是在跟他们所有人说,还是只跟弗罗多【Frodo】说)。

 

不过,在作于《魔戒》出版大概五年后的短文Quendi and Eldar中,托尔金的确暗示了第二人称代词单数和复数"you"之间存在区别(WJ:364)。他写道“简化第二人称代词后缀”,暗示单数加-t和复数加-l。这个可能-l是从-lyë简化而来的,表示复数"you"。如果是这样,托尔金在Namárië中用这个后缀表示单数"you"就是无可置否的了,因为他在《魔戒》中将其译作"thou"。这个短后缀-l也作为动词hamil "you judge"(VT42:33)的一部分被证实,这可以被看做单数"you",不过语境不是特别令人信服。似乎在五十年代的后半段,托尔金重新思考了代词体系。在《魔戒》附录的草稿中托尔金陈述道,在已出版的《魔戒》中没有表现出精灵不区分单数和复数的"you"。因此他不会受此局限。(当我们遇到在托尔金身后出版的资料时,我们不能确定这些资料是完全“权威”的:作者可以一直改变想法,如托尔金一直做的,特别是语言方面。)

 

显然,最终托尔金决定让昆雅语用不同的代词来表示单数和复数的"you"。似乎他的新想法(约1960年)是:-lyë和短些的变体-l可以表示复数"you",但是同时也作为单数的敬语,因此在Namárië中被译作"thou"。在代词上将单个人作为多个人来对待的想法似乎是表示了一种尊敬,强调了他的重要性。在我们自己世界的语言中就有类似地情况。(一位前英国首相有时会将这种适用于第二人称的方法运用到第一人称上,将她自己(herself)指代为复数"we"而不是单数"I",显然是强调她自己的重要性。当然,几个世纪以来皇家一直在用这个语言技巧——因此,这门课的作者有时也会将他自己指代为"we"!不过其实我是想将读者也包含在这个"we"中,因此你们可以更轻易地理解我们正在处理的一些循序渐进的昆雅语语法……)关于英语中的"thou" vs. "you",MatthewSkala在Elfling list (January 4, 2001)中写道:

 

        "Thou"是第二人称单数,而"you"是第二人称复数,但是有规则规定在正式

        场合下为表示礼貌,即使与单个人交谈也要用复数。很像法语中的"tu"(单

数/不正式)和"vous"(复数/正式)。在英语中,不论是否礼貌都用"you"表

示单数和复数已经成为标准用法,但是这是最近的革新;直到约100-200年

前,英语的使用者还惯常的在非正式场合中使用"thou"。在今天,很奇怪的

是,由于这个历史变更,我们中的很多人只在历史性的和正式的文本中遇到

"thou",比如《圣经》……因此现在,如果你用这个词,会让你显得格外正式和

礼貌。这个“正式/非礼貌”的含义已经不存在了。

 

那么,似乎,昆雅语中的-lyë或-l与英语中的"you"最初用法是一致的,在Skala所描述的历史变化之前——不过正因为这个变化,如托尔金在《魔戒》中所译,当-l()用作单数的礼貌性用语时相当于"thou"。

 

我们来总结一下:可以确定后缀-l()可以被用作单数"you",并且很可能是一种礼貌/敬语的形式,而不是亲密/非正式的形式。可能-l()也能表示复数"you",这甚至可能是更合适的含义,但是这是我们遇到短暂的障碍的地方。或许,托尔金在这些细节上犹豫不定。在后面的练习中,我简单的用中性词"you"等同于-l(yë)。这样就不会出错了。

 

于2003年二月更新:感谢上苍!在我写下上文后,更多的资料公开了。由VT43:36得知,(一个版本的)昆雅语中,-lyë是表示单数"you"或"thou"的后缀,而复数"you"用后缀-llë来表示。所以当托尔金暗示-l是一种“简化”的第二人称复数代词后缀时,他是否想的是-llë的缩短形式?当然,在例子hamil "you judge"中,-l仍然看起来是单数"you"。单数后缀-lyë和复数后缀-llë是否恰好有相同的缩短形式-l,如英语代词"you"般既能表示单数又能表示复数?事实上,托尔金是否一直认为后缀-lyë只能表示单数"thou",还是也能表示复数"you"?在这些更迭不息的混乱概念中,只剩下一个权威“事实”,就是后缀-lyë(短-l)可以被译作"you"或"thou"!想要区分复数"you"的人可以考虑使用-llë的含义,但是我准备的练习中只有用-l()表示“中性”的you!这样真的不会出错。

 

我们似乎对第二人称太投入了;让我们回到第一人称。幸运的是,第一人称单数的情况要清楚得多(好吧,几乎是这样)。代词"I"通常用后缀-n来表示。(语言学家注意到,在全世界的语言中,表示"I, me"的单词通常含有某些鼻音,如N或M。无论是何种人类心理导致了这个特点,托尔金似乎很喜欢这种联系,并且在他创造的好几门语言中都有所体现。如辛达语中im = "I"。)注意在伊兰迪尔宣言【Elendil’s Declaration】中。后缀-n是如何被加在动词utúliëtul- "come"的完成时)和maruvamar- "abide, dwell"的将来时)之后的:

 

Et EärelloEndorenna utúlien = "out of the Great Sea to Middle-earth Iam come."

Sinomë maruvan = "in this place will I abide".

 

不过,表示"I"的后缀-n也以更长的形式-nyë出现。(如上面说的,表示"you"的后缀-lyë有更短的形式-l;表示"I"的不同形式-nyë vs. -n与此类似。)这个较长的形式在本课前面提过的单词里已经出现了,即utúvienyes! "I have found it!"——亚拉冈【Aragorn】发现圣白树【the White Tree】的幼苗时所喊的。单词utúvië,显然是动词tuv- "find"的完成时,出现在这里时含有两个代词后缀。第一个是-nyë或者说"I",表示动词的主语:Utúvie+nyë "have found+I" ="I have found"。不过,在-nyë之后还有另一个代词后缀,第三人称单数后缀-s,表示"it"。因此,整个句子的动词,主语和宾语都被浓缩到一个单词中去了:utúvienyes = "Ihave foundit"。

 

备注:注意这里的拼写,词尾-ë上没有两点,因为后面加的后缀导致这个字母不是最后一个字母:utúvië + -nyë = utúvienyë而不是utúviënyë;在utúvienyë之后加-s会产生utúvienyes而不是utúvienyës。这只是正确拼写的问题。

 

我们可以将这条语法规则抽象化:如果动词后要加两个代词后缀,一个表示动词的主语而第二个表示动词的宾语,那么先加主语后缀后加宾语后缀。在已发表的资料中,除了utúvienyes还有两三个这样的示例。

 

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更偏向于使用较长的形式-nye-是明显的。虽然utúvien可以很好的表示"I have found",但是宾语后缀-s"it"不能加在较短的后缀-n之后,因为**utúviens是个不能存在的昆雅语单词。因此我们可以提炼出另一条规则:在后面要加其他代词后缀时,一定要用较长的形式-nyë (-nye-),而不是较短的-n来表示"I"。(类似地,当后面要加第二级代词后缀时,必须用较长的后缀-lyë [-lye-]而不是较短的-l来表示"you":"You have found"可以是utúvielutúvielyë,但是"youhave found it"必须是utúvielyes,因为**utúviels不存在。)

 

即使没有宾语后缀时也可以使用较长的后缀-nyë"I"(同样可以用-lyë来表示"you,thou",如Namárië中的hiruvalyë "thou shalt find")。在1975法国双语版TheAdventures of Tom Bombadil (ISBN 2-264-00913-6)的标题页出现了linduvanyë "I shall sing"。标题页重现了托尔金的原稿,包含了一些简短的语言学备注。(1985年十月,TaumSantoski在信札Beyond Bree中分析了这些备注,认为这个形式应该是"linduvanya"——但是如Carl F.Hostetter所指出的,托尔金可能想表示的是"linduvanye"。托尔金会写很漂亮的书法,但是他平常的笔迹对读者来说是个挑战!)只要没有第二级代词后缀,完全可以自由选择是用较长后缀-nyë还是较短后缀-n来表示"I"。在linduvanyë "I shall sing"中出现的是较长后缀,但是伊兰迪尔【Elendil】的宣言中用了较短后缀maruvan "I will abide"。可以确信的是,用linduvanmaruvanyë表示这些例子可以得到完全一样的含义。

 

不过,似乎短后缀-n要比长后缀-nyë更常见。我们已经见到在好几个动词后加-n了,如前一课中的polin "I can", tirin"I watch"。托尔金经常引用这样的基本动词,将它们以第一人称不定过去时的形式列出来(后缀中-i-是完好的,因为后面跟着的后缀使其避免成为最后一个字母,因此不需要变成-ë)。其实Tirin是出现在《词源学》(见词条TIR)中的,但是根据这方面的标准,例子比比皆是:carin "I make, build" (见词条KAR), lirin "Ising" (GLIR) or "I chant" (LIR1), nutin"I tie" (NUT), nyarin "I tell" (NAR2),rerin "I sow" (RED), serin "I rest" (SED),sucin "I drink" (SUK), tamin "I tap" (TAM),tucin "I draw" (TUK), tulin "I come" (TUL),turin "I wield" (TUR), tyavin "Itaste" (KYAP), vilin "I fly" (WIL), umin"I do not" (UGU/UMU)。polin "I can" (VT41:6)是少数来自《魔戒》之后资料的例子之一。据推测,用长后缀-nyë(如polinyë)是完全没错的,但是在已发表资料中-n是最常见的。不过,在考虑诗歌时,可以在长代词后缀和短代词后缀之间选择是很实用的,这样根据音韵的要求就可以加或者减一个音节了。

 

还要注意到后缀-nyë和表示"you"的-lyë,会导致重音落在后缀前的一个音节上,因为这里的nyly被看做辅音丛,具体参看第一课中给出的重音规则。如果在你的诗歌中hiruvanyë "I will find"(重音落在a上)听起来不悦耳,你可以用短些的形式hiruvan使重音落在第一个音节的i上。(使用第二人称时也一样:在Namárië中就是这样,托尔金用hiruvalyë而不是较短形式hiruval完全是因为这个形式更符合他的诗歌音韵。)

 

utúvienyes "I have found it"中以宾语出现、表示"it"的后缀-s,应该也可以被用作主语。比如,如果polin表示"I can",我们可以推断"it can"是polis。不过,后缀-s带给我们关于第三人称的一些障碍,我们留着在后面的课程(第十五课)中细讲。在后面的练习中,-s的用法与例子utúvienyes中的用法相同:跟在另一个代词后缀之后表示动词的宾语(动词后的第一个后缀表示主语)。

 

总结

昆雅语的完成时通过在动词词干后加后缀-来构成(如果词干以元音结尾,显然要在-前被去掉;以-ya结尾的动词似乎要去掉这整个词尾)。除非后面跟着辅音丛,否则干元音要被延长。通常也会重叠音节,在动词前加一个增音前缀(ric- "twist" vs. irícië"has twisted", hanya- "understand" vs. ahánië"has understood")。不过,在已发表的资料中也出现了无增音的完成时(注意是fírië而不是ifírië来表示"has expired"),因此似乎去掉增音也可以得到正确的完成时形式。我们还不是很清楚当动词词干以元音开头时要如何加前缀增音。——昆雅语的代词通常以后缀的形式出现而不是独立的单词。至于人称代词,有-n或-nyë "I",-l或-lyë "thou, you",和-s "it"。当两个代词后缀被加在同一个动词之后时,第一个表示主语,第二个表示宾语。

 

词汇

otso"seven"

seldo"boy" (其实托尔金没有专门给出此词的释义,但是他在讨论表示"child"的昆雅语单词时引用了这个词,而seldo似乎是个阳性形式。参见《词源学》词条SEL-D- .)

mól"thrall, slave"

an"for" (或 "since, because", 开始一个表示原因的句子,如 "I rely on him, for he hasoften been of help to me".)

tul- verb"come"

lanta- verb"fall"

nurta- verb"hide" (出现在《精灵宝钻》中的Nurtalë Valinóreva "Hiding of Valinor")

lerya- verb"release, (set) free, let go"

metya- verb"end" = "put an end to"

roita- verb"pursue"

laita- verb"bless, praise"

imbëpreposition "between"

 

 

练习

1. 翻译成英语(顺便练习你的词汇;除了数词和代词后缀,练习A-H中使用的其他单词是你应该在前面的课程中就记住的):

A.I nér ihírië i harma.

B.I ráviamátier i hrávë.

C.I aranutultië i tári.

D.Inissi ecendier i parma.

E.I úmëatári amápië i otso Naucor.

F.Etécielyëotso parmar.

G.Equétien.

H. Ecénielyes.

 

2. 翻译成昆雅语:

I. The manhas come.

J. The sevenDwarves have eaten.

K. The boyshave seen a lion between the trees.

L. The sixElves have pursued the seven Dwarves.

M. The Dwarfhas hidden a treasure.

N. I havepraised the king, for the king has released all thralls.

O. You havefallen, and I have seen it.

P. I haveput an end to it [/I have ended it].


[1] Perfect tense

[2] The augment

[3] Reduplication

[4] Perfect-used-as-past

[5] Pronominal

[6] Interrogative

[7] Personal pronoun

[8] First person

[9] Second person

[10] Third person

[11] Instant Obscurity

[12] Familiar form

[13] Courteou


评论(3)
热度(26)
  1. IKUAKIMIArdalambion昆雅教程中译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