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地址:http://folk.uib.no/hnohf/
作者:Helge K.Fauskanger
昆辛译制小组出品
荣耀属于托尔金教授和原作者
联系本人请电邮:aslinn_zha@163.com

第九课

(动词)不定式,否定性动词,主动分词


(动词)不定式[1]

目前为止我们讨论的所有动词的形式,都是被语言学家称为谓语动词的形式[2]。谓语动词的定义是,能够在句子中充当谓语的动词,句中的谓语告诉我们主语做了什么(或是什么——在第四课中我们讲到了由系动词+名词或形容词的短语也可以被看作谓语,如"gold is beautiful",但是在这里我们只考虑更普通的动词)。在句子如i Elda máta massa "the Elf iseating bread"中,语言学家可以快速的标记出句子的每个部分:因为i Elda "the Elf"是主语,massa "bread"是宾语,所以动词máta "is eating"是句子的谓语。更确切的说,由于mat- "eat"的现在时máta在这里的句子中能够充当谓语,我们就可以称其为动词的谓语动词形式。

 

动词不定式是另一回事。正如其名字所示,不-定式——没有-定式。与时态不同,这个形式不随时间变化而变形。即使句子的主语是复数,也不用为其加后缀-r。因为,不定式本身不能够在句子中充当谓语。一个不定式不能直接和主语放在一起。那么,它的功能是什么?

 

英语中的不定式有很多用处,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是它使得几个动词可以被组合放进同一个句子。如句子"the Dwarves wanted to eat",其中动词"wanted"是谓语动词形式,以特定时态出现(在这里是过去时)。但是动词"eat"是不定式形式,"to eat",将谓语动词补充为更长的动词短语"wanted to eat"。在英语中,常常在动词之前加上"to"来标志不定式,但是这个"to"并非必需的。如句子"Ilet him go"中,虽然单词"go"之前没有"to",但是它被看作不定式。(对比"I allowed him to go"。)在特定的动词如"can"和"must"之后出现的不定式之前也没有"to"(如"Imust go",而不是**"I must to go")。

 

在昆雅语中,似乎没有独立的不定式标志"to",因此我们不用担心何时用它这一问题。已被证实的昆雅语动词不定式并不多,但是有一个句子polin quetë "I can speak"(VT41:6)。在这里,动词polin "I can"是谓语动词形式,是基本动词pol-的不定过去时后跟着代词后缀-n"I"一起出现——但是单词quetë必须被看作不定式。当然,quetë与"speaks"的不定过去时形式很像,但是根据翻译"speak"和语境,这里的quetë是不定式。那么我们就可以说,如quet-的基本动词通过加后缀-ë(毫无疑问代表古精灵语-i)构成不定式。这个后缀或许可以单纯地被看作是由于缺少其它后缀而出现的替代品,或许quetë表示的是无屈折变化的古精灵语“I词干”动词kweti。无论我们如何想象最初的词源和后缀-ë的含义,我们应该有足够的知识来使用基本动词的不定式了。这里有一些(自制的)例子,结合了动词mer- "wish, want"和pol- "can"的不定式和不同形式的谓语动词。谓语动词用红色表示,不定式用蓝色表示:

 

I Elda polëcenë i Nauco"the Elf canseethe Dwarf" (注意,虽然动词pol- "can" 和cen-"see, behold" 加了相同的后缀 -ë, 但是前者是不定过去时,后者是不定式: 语境决定了cenë应该被理解为不定过去时 "sees" 还是不定式 "[to] see")

I Naucor mernermatë "theDwarves wantedto eat"(因过去时和复数而变形的谓语动词merner "wanted"+ 不定式matë"to eat")

I seldo pollëhlarë ilya quetta"the boy couldhearevery word"

Polilyëcarë ilqua "you cando everything"

I nissi meruvartulë "thewomen will wantto come"

 

那么,A词干动词又是什么情况?在《词源学》中,托尔金经常以不定式来注释A词干动词,如anta- "to present, give", varya-"to protect"或yelta- "to loathe"(见词条ANA1, BAR, DYEL)。这本身并不能充分证明在昆雅文本中,形式如anta可以被用作不定式"to give",因为在单词表中用不定式去命名,排列或注释一个动词是西方语言学家的传统。有时即使这种注释法是错误的,他们还是照用不误:一份希伯来语-英语的单词表可能强调nathan表示"to give",但是真实的含义是"he gave"——这是这个动词以最简单,最基本且最具有逻辑性的形式出现在字典中。不过,单词如anta-只是一个未经变形的A词干动词,且托尔金的确表示过在特定的语法环境下“单纯是动词的词干被用作……不定式”(MC:223)。一般也认为A词干动词不需要任何变化可以被用作不定式。(注意,基本动词和A词干动词的不定式都和没有后缀的不定过去时很相似。)因此,我想我们可以这样造句(我将不定式用下划线标出,省得五颜六色的):

 

I vendi merner linda "themaidens wanted to sing"

I norsa polë orta i alta ondo"the giant can lift the big rock"

Merin cendai parma "I want to read the book"

 

有些时候,英语中或许要用-ing的形式而不是普通不定式,比如在动词"start"和"stop"之后。我认为,一个合理的猜测是,在昆雅语中的这些情况下,依然用普通不定式:

 

I nissipustaner linda "the women stopped singing"(or, "...ceased to sing")

 

几个不定式可以通过ar "and"并列在一起:

 

         I neri merir cenda ar tecërimbë parmar "the men want to read and

(to) writemany books"

 

上面的讨论并没有涵盖昆雅语不定式的每个方面。在后面的课程中我们会接触更多的细节,但是也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在一些晚期(大概1969年)的笔记中,托尔金表示“通常(不定过去时)的不定式通过加-i构成”(VT41:17),但是由于此份资料中已发表部分太少,我们不确定他是什么意思。是否有一个具体的“不定过去时的不定式”?前面我们讨论过máta "is eating"(现在/连续性时态)和matë "eats"(不定过去时)之间的区别。在昆雅语的不定式中是否有这样的区别呢?我们是否可以区分"to eat"(不定过去时的不定式)和"to be eating"(连续性的不定式)呢?

 

另外,托尔金的“加-i”是什么意思?显然有一种不定式是通过给动词词干-i来构成的(至少对基本动词是这样的)。但是这个后缀是现代昆雅语后缀,还是古精灵语形式?如上文所述,已被证实的不定式quetë "(to) say"似乎代表古精灵语形式kweti,而这个形式的确由词根kwet-和“加-i”构成。但是如果这个-i是现代昆雅语后缀,那么应该还有一个不定式queti "to say"。关于如何使用它,以及它是否可以与已证实的形式quetë互相替代,我们无从猜测。在散文Quendi and Eldar中,托尔金的确提到了少数似乎可以验证以-i结尾的不定式的动词形式,即aucirihóciri,二者都表示"cut off"(两种不同的含义,见WJ:365-366)。但是在散文稍后的地方,他引用相同的形式时用了连字符(auciri-, hóciri-),似乎它们是动词词干而不是独立的不定式形式(WJ:368)。因此我们无法确定,且必须等待更多资料的出版。

 

我们在上文提到过,用不定式来表示,列出动词或注释含义是一种传统。从现在开始,我们会经常使用这种方法来定义动词,如注释动词词干tul-为"to come"和lanta-为"to fall"(而不仅仅是"come", "fall")。但是我们必须理解,在昆雅语文本中,单纯的基本动词如tul-不能作为实际的不定式("tul")来使用(必须是tulë)。只是引用不定式来注释一个动词的含义是习惯性的和方便的。在第五课到第八课的单词表中,我不得不在每一个新动词前标上"verb",使其词性清楚明白。这种做法有时是必需的:如果我只是将lanta-定义为"fall",有些学生肯定会忽视lanta-中表示动词词干的连字符,因而认为这里的"fall"是一个名词——autumn,或其他什么东西!最后,介绍过不定式之后,我会用这种形式来注释动词——如这个例子里的"to fall"。

 

备注:在英语中,含有"to"(或"in order to")的不定式通常被用来表示一种意图:“I came to see you.”。在这种语境下,似乎昆雅语中要用一种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讲过的结构(与格的动名词,在后面的课程中会讲到)。

 

否定性动词[3]

现在应该是介绍一个奇怪的昆雅语动词的好时机。早些时候我们提到过系动词 "is",现在我们可以说这是动词"tobe"的一个时态。(不要问我是现在时还是不定过去时,而且很不幸的是这个动词的其他时态更不明确,除了它的将来时nauva "will be"。在第二十课中我们会回到这个动词。在全世界各种语言中动词"to be"都是出了名的不规则,托尔金很可能也为昆雅语发明了好些漂亮的不规则体。)

 

不过,昆雅语中还有独立的动词表示"not to be";你可以不用加任何形式的和另外表示"not"的词就可以表示这个意思(不过昆雅语中也有否定词)。这个单词出现在《词源学》中,见词条UGU/UMU,会见到umin "I am not"(另一个托尔金经常用第一人称不定过去时列举基本动词的例子)。过去时也被列举出来了,只是有些不规则:是úmë,而不是根据简单的“规则”推测出来的**umnë。作为基本动词um-的过去时úmë似乎与lav- "to lick"的过去时lávë的变化规律相同(见《魔戒》Namárië中的undulávë "down-licked" ="covered")。我们必须要小心,不能混淆了过去时úmë "was not"和无后缀的不定过去时umë "is not"。

 

这个动词的将来时,我们推测为umuva,这个未经证实的形式是可能的——不过实际上是一个出现在费瑞尔之歌【Fíriel's Song】中的更短形式úva。文中我们能找到短语úva...farëa, "will not be enough" (farëa = adjective"enough, sufficient")。也有可能,这个úva其实是另一个动词的将来时:除了来自词根UMU的umin "I am not",托尔金还列出了具有相同含义的uin——显然派生自词根UGU。或许严格来说úva是后者的将来时。它可能表示古精灵语中的uguba,而uin派生自ugin(或许更早期的ugi-ni)。昆雅语中,元音之间的g被省略,因此uguba中的两个u合并为úva中的一个长ú,而由于消失的g导致两个元音的直接接触,ugin中的ui合并为双元音ui(成为uin)。无论托尔金设想了什么样的发展历程,在这里我们将úva用作um- "not to be"的将来时,而不是未经证实的(或许不太优美的)umuva

 

就像一样,这个“否定性系动词”可以被用来连接一个主语和一个名词或形容词:

 

         I Nauco umë aran "the Dwarfis not a king"

         I nissi umir tiucë "the women are not fat"

I rocco úmë morë "the horse was notblack"

I neri úmer sailë "the men were notwise"

Elda úva úmëa "an Elf will not beevil" 

Nissi úvar ohtari "women will notbe warriors" (抱歉,伊欧玟【Éowyn】!)

 

或者,使用代词后缀而不是单独的主语:

 

Umin Elda "I am not an Elf"

Úmen saila "I was not wise"

Úvalyë ohtar "you will not be a warrior"

 

不过上面我说过现在是介绍否定性动词的好时机。这是因为很可能它可以和不定式组合在一起。我们缺少实际的例子,但是在《词源学》中词条UGU/UMU下,托尔金暗示umin并不总是表示"Iam not",也有"I do not"的含义。将这个动词和不定式结合在一起,我们可以否定句子中的动词。下面是自制的含有否定性动词的不同时态的例子:

 

         Umin turë macil "Ido not wield a sword"

         Máma umë matë hrávë"a sheep does not eat flesh"

         INauco úmë tulë"the Dwarf did not come"

         Ineri úmer hirë i harma "the men did not find thetreasure"

         I nís úva linda"thewoman will not sing"

         Ineri úvar cenë i Elda "the men will not see theElf"

 

我们必须这样推测,在否定性动词后面,以及其他语境下,几个不定式也可以被结合在一起,如这个句子中的merëcenë(谓语性动词用红色表示,两个不定式用蓝色和粉色表示):

 

         I Elda úmëmerëcenë iNauco. "The Elf did notwantto see theDwarf."

 

或者另一个含有不定式merëcenda的句子:

 

         INauco úvamerëcenda i parma. "The Dwarf will notwantto read the book."

 

据推测,现在/持续性时态的否定性动词,úma,可以被用来否定一个正在进行的动作的存在:

 

I Nauco úma linda "the Dwarfis not singing" (just now)

 

与过去不定式做对比:I Nauco umë linda "the Dwarfdoes not sing"。后者常常(但不是一定)有更广泛的应用,如"the Dwarf is not a singer"。不管怎么说,在后面的练习中,我们将坚持使用不定过去时。

 

主动分词[4]

不同的词类,如名词,动词和形容词,在大部分时候都可以被区分得很清楚。不过,有些词融合了不同词性的特质。分词[5],基本具有形容词的功能,但是他们直接派生自动词,并且作为主动分词,他们可以有行使对象,即接宾语。

 

分词被分为两类,通常称为现在分词[6]和过去分词[7]。但是这些名字具有误导性,因为这两类之间最重要的区别与时态无关。另一种表达方式,主动分词和被动分词[8],更好。在这里我会一直这么用。

 

我们会在下节课讲“过去”或被动分词,在这节课讲“现在”或主动分词。在英语中,这个形式通过加后缀-ing派生而来。比如,动词"follow"的主动分词为"following"。这个动词性形容词[9]描述了某人或某物的状态,这个状态与相应的动词一致:The day that follows可以被称作the followingday。

 

如果一个动词可以具有行使对象,即接宾语,那么相应的分词也可以。A person who lovesElves可以被描述为a person lovingElves。

 

在英语中,通过加-ing派生自动词的形式有些模棱两可。它也可以被用作名词。动词如"kill"的主动分词毫无疑问是killing,在短语如"a killing experience"中明确地具有形容词性,然而在句子如"thekilling must stop"中,也很清楚的被用作名词。但是在后者中,是一个动词性名词[10],一个抽象名词表示killing的动作。在这里,我们只对动词性形容词=分词感兴趣。在昆雅语中,这两者形式上不一致。

 

与英语后缀-ing(当构成分词时)对应的昆雅语后缀是-la。在诗歌Markirya中有很多主动分词的例子。比如,托尔金在注释中表示“ilkala是ilka 'gleam (white)'的分词”(MC:223)。因此,分词ilcala(在这里我们这样拼写)表示"gleaming",从短语翻译"inthe moon gleaming"中可看出在诗歌中它的含义如此(MC:215)。

 

似乎,在昆雅语的主动分词中,如果可能的话干元音要被延长。ilcala中的i不能变为长í,因为后面跟着一个辅音丛。但是,在MC:223中,托尔金提到一个动词hlapu- "to fly or stream in thewind"(很少见的U词干动词之一,也是动词中较晦涩不明的一类)。它的分词以hlápula在前一页出现:Winga hlápula,被译作"foam blowing" (cf. MC:214)。那么我们必须推测,如lala- "to laugh"的动词其分词为lálala (!) "laughing":干元音被延长。如果动词词干中已经有了一个长元音,那么在分词中依然是长元音不变:在诗歌Markirya中,píca- "to lessen, dwindle"和rúma- "to shift, move, heave"的分词分别是pícalarúmala

 

如果动词词干较长,干元音出现了两次,比如falasta- "tofoam"(据考证词根为PHALAS),似乎在可能的情况下要延长第二个干元音。例词的情况不可以被延长,因为干元音后跟着一个辅音丛;分词"foaming"被证实(在Markirya中)为falastala。考虑到音韵,第一个干元音可以被延长(**fálastala),但是第一个元音明显不是为了被延长而存在的。(据推测,在现在时中它也不被延长:falastëa "is foaming",不太可能是?fálastëa,更不可能是**falástëa。但是不相信A词干动词通过加-ëa构成现在时的人完全可以仅写作falasta,和不定过去时有些像。)

 

基本动词是个麻烦。通过在词干后加后缀-la常常会导致出现昆雅语中不存在的辅音丛。比如,动词tir- "to watch"的分词不可能是**tirla(不管 **tírla),这是个不存在的昆雅语单词。据推测,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通过延长干元音并且加后缀-a来构成“连续词干”[11](类似现在时),比如tíra "is watching",然后通过在这个形式上加分词后缀-la来构成分词:tírala "watching"。Markirya中出现了分词hácala"yawning";不幸的是,基本动词"toyawn"未被证实。但是如果是基本动词hac-,那么这个理论就得到证实了。当然,分词hácala的基本动词也有可能是A词干动词haca-或háca-(来自hlapu-的hlápula "blowing, streaming" 和来自píca-的pícala "dwindling,waning")。

 

随着1996年The Peoples of Middle-earth的出版,一个看起来像是基本动词分词的形式出现了:PM:363中有词根“itila 'twinkling, glinting'中的it,和íta 'a flash',ita- 'to sparkle'。”但是itila是否的确是基本动词it-的分词?托尔金表示it-是一个“词干”或词根(PM:346),而不是一个昆雅语动词。这里真正被列出的昆雅语动词是ita-,一个表示"tosparkle"的短A词干动词。它的分词应该是ítala,而不是itila。如果后者是分词,那它就是一个奇怪的分词:干元音没有被延长(不是**ítila),而且在后缀-la之前被插入了一个连接性元音-i-。由于动词it-的不定过去时应该是iti-(仅在没有任何后缀的情况下变为itë),有的人好奇或许itila是一个不定过去时分词[12]。这意味着昆雅语在分词上也有不定过去时/现在时的区分,因此"doing"(习惯性或瞬间性的)和"doing"(连续性的)有不同的形式:或许分别是carilacárala(来自动词car- "to do")。这是推理出来的,且我不推荐;我们必须等待更多资料的出版。或许itila只是一个古老的形容词性词语,不再以形容词出现在昆雅语中。后缀-la也出现在形容词中,如saila "wise";毫无疑问,-la原本仅是形容词性后缀,后来受到偏爱,作为派生动词性形容词=分词的后缀。

 

即使是这样,昆雅语分词和形容词的区别挺大的,因为它们的表现不同:和形容词不一样,主动分词显然不需要统一数目。比如,Markirya中的rámar sisílala "wings shining"(第二个词是动词sisíla-的分词,是动词sil- "shine white"的较长变体)。我们还记得,以-a结尾的普通形容词通过加-ë构成复数(表示古昆雅语中的-ai)。因此如果sisílala要与它所描述的名词统一数目,我们就应该看到**rámar sisílalë。或许托尔金不希望以-la结尾的分词统一数目,就是因为分词的复数后缀必须是-:这很容易与将动词词干派生为动词性名词[13]的抽象后缀[14]-相混淆,如来自linda- "to sing"的lindalë "singing"(见于Ainulindalë "Ainu-singing",更随意的翻译是"Musicof the Ainur")。虽然lindalalindalë译作英语时都是"singing",但是后者是一个名词("a singing"),而前者是形容词性的"singing"。

 

英语中常常用主动分词来表达连续性的时态,将分词与系动词如"is"或"was"结合起来,如"the boy is laughing"。但是至少在现在时中,昆雅语更偏爱用直接的现在/连续性时态来表达这个意思:I seldo lálëa。没有人能说英语风格的i seldo ná lálala是否是一个真正的昆雅语句子;有人怀疑,虽然这是可理解的,但是精灵(/托尔金)不会认为这是“漂亮的昆雅语”。

 

虽然我们没有已证实的关于主动分词后接宾语的例子,但是我们推断这是可能的,如Nauco tírala Elda, "a Dwarfwatching an Elf"。

 

总结

不定式是动词的一种不随时态变形的形式,也因此不能充当句子的谓语(而谓语性动词可以);不定性动词可以与其他动词结合在一起构成更长的动词短语。虽然有些不清楚的地方,但是除了基本动词要加后缀-ë,如句子polin quetë "I can speak"中的quet- "to speak",昆雅语不定式显然和动词词干本身相同。这个不定式似乎是不定式动词和谓语性动词结合的一个例子(上面引用的例子中,不定式quetë和动词pol- "can"的谓语性动词形式结合在一起)。——否定性动词um-(过去时úmë,将来时úva)既可以作为否定性系动词("notbe"),也可以与其他动词的不定式结合在一起表达"not do..."某事,如umin quetë "I do not speak"。——主动分词,是一种动词性形容词,描述了与之相对应的动词所表现的状态,通过在对应的动词词干后加-la派生而成。如果后面没有跟着辅音丛,干元音要被延长。目前还不太清楚如何在基本动词后加-la,但是我们可以乐观地认为或许后缀加在“连续性”形式之后(要延长干元音,并且加后缀-a,如tir- "to watch"来自tíra,因此分词"watching"为tírala)。

 

 

词汇

tolto"eight"

pol-"to be (physically) able to", 通常译作 "can" (仅代指物理性的能力– 不是智力上"know how to"意义上的"can",也不是关于自由"may" = "is permitted to"意义上的"can"。昆雅语中对于后两种含义有不同的词。) 

um- 否定性动词"not to do" 或"not to be", 过去时úmë, 将来时úva

mer-"to wish, want"

hlar-"to hear" (与Amon Lhaw中的辛达语lhaw相联系, Amon Lhaw是《魔戒》中提到的the Hill of Hearing)

verya-"to dare" (与辛达语名字Beren出自同一词根, 表示bold 或daring one) 

lelya-"to go, proceed, travel", 过去时lendë, 完成时 [e]lendië (下一课中有更多关于这个“不规则”动词的内容)

pusta-"to stop"

ruhta-"to terrify, to scare" (最终与Urco 或Orco相联系, 表示 "bogey, Orc" 的昆雅语)

coa"house" (仅指建筑, 而非 "house" = "family")

mirpreposition "into"

terpreposition "through" (较长的变体terë也存在, 但是在后面的练习中我用了ter)

 

练习

1. 翻译成英语:

A. Sílala Isil ortëa or Ambar.

B.Icápala Nauco lantanë ter i talan.

C.Polinhlarë lindala vendë.

D.Minënér túrala minë macil úva ruhta i tolto taurë ohtari.

E.Mólmápala taura nér umë saila. 

F. Itolto rávi caitala nu i aldar ortaner, an i rávi merner matë i neri.

G.Rá umëpolë pusta matë hrávë.

H.Iruhtala ohtar pustanë tirë i lië, an i ohtar úmë saila.

 

2.翻译成昆雅语:

I. The manpursuing the Dwarf is a warrior.

J. The kingwanted to go.

K. Themaiden did not dare to see the queen.

L. Thelaughing women went into the house.

M. The eighttraveling Dwarves can find many treasures.

N. You didnot praise the Elf, you do not praise the Man [Atan], and you will notpraise the Dwarf.

O. I want totravel through the world and free all peoples.

P. A daringman went through the gate and into the mountain.

 

 

 

 

 

 


[1] The infinitive

[2] Finite verb form

[3] The negative verb

[4] Active participle

[5] Participle

[6] Present participle

[7] Past participle

[8] Passive participle

[9] Verbal adjective

[10] Verbal noun

[11] Continuative stem

[12] Aorist participle

[13] Verbal noun

[14] Abstract ending


评论
热度(30)
  1. IKUAKIMIArdalambion昆雅教程中译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