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地址:http://folk.uib.no/hnohf/
作者:Helge K.Fauskanger
昆辛译制小组出品
荣耀属于托尔金教授和原作者
联系本人请电邮:aslinn_zha@163.com

第十课

副词,代词后缀-ntë和-t,有宾语的不定式,以-ya结尾的不及物动词的过去时,被动分词

 

副词[1]

副词提供了一个句子的“额外信息”。一个典型的句子描述了谁在(对什么)做什么,包含了一个主语,一个谓语,以及必要情况下的一个宾语。但是有时你也想表述动作发生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是怎样发生的。这就是语言学中需要副词的地方。

 

很多时候,副词对于动词就像形容词对于名词一样。如同形容词描述了名词,副词描述了句子中动作的性质。如句子"they left swiftly"中,最后一个词是副词,描述了怎样或在什么状态下"they left"。如果我们说"she is singing now","now"是副词,回答了动作是在什么时候发生的这一问题。而如果我们说"they did it here","here"是副词,回答了动作是在哪里发生的这一问题。

 

有些副词可以说是“初级的”[2],因为它们不是从其他词性的单词中派生而来的。比如描述时间的副词,如英语中的"now"和它的昆雅语:它们都不能被再分解。但是从这个角度分析,很多英语副词都不是“初级的”。它们很明显是从形容词派生而来的,如我们上面的例子:副词"swiftly"显然来自形容词"swift"。英语中最重要的构成副词的后缀是-ly,理论上来说它可以被加在任何形容词后面,将形容词变为副词(产生如deep/deeply, final/finally, great/greatly, high/highly,swift/swiftly以及无数其他的配对……但是通常不会有"good/goodly",因为已经有初级副词well来表示"goodly"了!)由于我们只有少数托尔金特别指出是副词的单词,以及一大堆形容词,如果我们可以找出昆雅语中类似英语后缀-ly的副词转化器就好了。那样我们就可以自己派生出昆雅语副词了。

 

或许我们的确有这样的昆雅语后缀。它出现在《魔戒》中Cormallen Praise (volume 3, Book Six, chapter IV: "The Field ofCormallen")的部分。持戒者所受到赞扬的一部分有andavëlaituvalmet这两个词,在书信:308中被译作"longwe will praise them"。这里出现了副词andavë "long" (此处表示 "for a long time")。我们知道昆雅语中"long"的形容词是anda(辛达语中And+duin = Anduin的and, "Long River")。那么,似乎这个形容词通过加后缀-(或许与昆雅语介词ve "as, like"相联系)构成了副词。在例子anda/andavë中,英语对于这两个词的翻译都是"long",但是通常后缀-与英语"-ly"相一致。这是否说明,如果alta是"great",我们就可以用altavë表示"greatly"了?由于tulca表示"firm",那么"firmly"就是tulcavë?知道了saila表示"wise",我们是否可以接受sailavë表示"wisely"?总的来说,我认为这种构词是有道理的,虽然后缀-的应用潜能或许不是无限的。昆雅语中"good"的形容词是mára;有人好奇用máravë表示"well"是否听起来和英语中的"goodly"一样奇怪!(初级副词vandë "well"出现在托尔金最早的昆雅语单词表中[QL:99];我们不知道在四十年后的《魔戒》风格昆雅语中这个词是否还存在)

 

就像anda "long",昆雅语形容词有很多以-a结尾。出现频率低一些的后缀-ë基本全是从古精灵语的-i演化而来的,在后缀之前或者复合词之中,这个元音保持不变:比较morë "dark, black"和复合词Moriquendi "Dark Elves"。我们推测,在副词后缀-之前最好也保留这个元音——因此,如果我们要从morë派生出副词"darkly",应该是morivë而不是morevë。实际上,只有很少的以-ë结尾的形容词会有相对应的副词;他们大多数是表示颜色的。或许我们有mussë/mussivë"soft/softly", nindë/nindivë "thin/thinly" 以及ringë/ringivë "cold/coldly"(但是在晚一些的资料中,表示"cold"的单词是ringa而不是ringë,其副词就应该是ringavë)。

 

怎样将-加在少数的以-n结尾的形容词后还不清楚。形容词melin "dear"(不要与发音相似的第一人称不定过去时"I love"相混淆)可以有对应的副词melinvë "dearly",因为虽然nv没有出现在单一的单词中,但是它是一个可能存在的昆雅语组合(亚拉冈【Aragorn】的名号Envinyatar "Renewer"中有en- = "re-")。另一方面。如果-与介词ve "as, like"相联系,二者都可能来自古精灵语中的be。那么我们就可以提出原来的melin-be会变成昆雅语中的melimbë。又一方面(如果我们有那么多方面),以-in结尾的形容词似乎缩短自更长的形式-ina,那么我们就可以猜想在后缀前可能要保留这个a。因此,"dearly"可能是melinavë。(我得说,忘了melin,想想meldamoina,这两个形容词也表示"dear"。那么我们就会得到meldavëmoinavë!)

 

至少是在英语中,副词不是一定要描述动作的。它也可以被用来修饰形容词(甚至另一个副词)。这是一种连续描述[3],即可以用一个描述性单词来描述另一个。没有人知道昆雅语副词(或特别指以-结尾的)是否可以这样用。比如,知道了valaina是昆雅语形容词"divine",我们是否可以自由地用valainavë vanya表示"divinely beautiful"?托尔金提供了副词aqua "fully, completely, altogether, wholly"(WJ:392——这是一个初级副词,不派生自任何形容词,和用来注释的通过-ly派生自形容词"full, complete, whole"的英语不同)。看起来很有可能可以用aqua来形容任何形容词,如aquamorë "completely dark"。如果不是这样,托尔金应该告诉我们!

 

可以注意到,在早些的资料中,托尔金用了-o而不是-做副词后缀。后者的证据是我提过的andavë vs. 形容词anda "long"。但是,也有被译作"the Elves were lying long asleep at Kovienéni [later:Cuiviénen]"的早期昆雅语存在,见于Vinyar Tengwar #27。在这个句子中,副词"long"的昆雅语是ando,而不是andavë。更多以-o结尾的副词例子包括ento "next"和rato "soon"(来自FatherChristmas Letters中引用的“古老”句子——明显是昆雅语的一种形式,虽然出现在与托尔金严谨的文学无关的语境中)。或许还可以包括来自相对晚些的资料《词源学》(见词条BOR)中的副词voro "ever, continually",不过在这个词中,词尾可能单纯的是干元音的叠音和后缀。

 

例词ando "long"(不要与名词"gate"相混淆),很明显是派生自形容词anda的,这似乎暗示了词尾-o可以用来从形容词派生为副词。那么我们是否能从tulca "firm"得到tulco "firmly",作为除了tulcavë的另一种选择?或者我们应该理解为,在《魔戒》时期,托尔金放弃了将-o用作副词后缀?因此他将-用作替代,而不是一种选择(将ando改作andavë)。

 

我们不知道在魔戒风格的昆雅语中-o是否还是一个有用的副词后缀。但是从形容词派生出副词时,我建议用“安全”(至少更安全)的后缀-。在下面的练习中,我没有用后缀-o,只用了-。在另一方面,目前这个阶段,我不会修改已证实的副词如entoratovoro(改成?entavë等)

 

副词,是否像形容词一样,要统一数目?有人认为andavë其实是一个复数副词,与复数动词统一数目(andavë laituvalmet "long wewill praise them"——注意复数主语作为后缀被加在动词上)。如果是这样,-可能是单数副词后缀-va的复数形式,这是完全没有被证实的理论。根据这个理论,我们会有这样的变体:i nér lendë andava "the mantraveled long"(和单数动词统一数目的单数副词)vs. i neri lender andavë "the men traveled long"(和复数动词统一数目的复数副词)。但是这百分之百是假想的。目前我们无法提出任何规则,我倾向于相信没有这种变体。更有可能的是,副词后缀-的形式是不变的,如上所述,是与介词ve "as, like"相联系的。

 

最后,我应该提到有些昆雅语副词是从除了形容词以外的词性派生而来的。在Namárië中,有副词oialë表示"for ever"(或"everlastingly",这是RGEO:67中给出的行间注释)。但是《词源学》的词条OY显示了oialë的正确来源或者说原始来源是"everlasting age"的名词。显然这个名词在Namárië中被用作副词。

 

含有介词的短语常常也有副词的功能,有时单独的副词可能演化自它们:在Cirion's Oath中,有另一个表示"for ever"的昆雅语单词tennoio,但是在UT:317中,托尔金解释道这个形式单纯是两个原本独立的单词的组合:介词tenna "up to, as far as" + oio"an endless period"。

 

最终还有些我称之为“初级副词”的副词,不派生自其它词性。上面提到的Aqua "completely"和 "now"是两个例子;还有单词如amba "up(wards)", háya"far off"(依第三纪的形式或许读作haiya),oi "ever",还有其它的一些。

 

代词后缀-ntë和-t

在第八课中,我们介绍了三个代词后缀:表示"I"的-n或较长的-nyë,表示"you"的-l或较长的-lyë,和表示-s的"it"。但是显然还有更多的代词,现在我们就来尝试着定义第三人称复数的代词后缀:做主语的"they",和做宾语的"them"。

 

在UT:305的Cirion's Oath中有单词tiruvantes,在UT:317中被译作"they will guard it"。到现在,大家应该很熟悉动词tir- "watch, guard",将来时后缀-uva"shall, will"和代词后缀-s "it"了。这样就剩下被译作"they"的元素-nte-了。在UT:317中,有文字明确证实了-ntë是“第三人称复数的变形,用于前面没有提到主语时”。如托尔金大多数简洁的语言学注释,这条注释还需要更多的注释。在这里,我推测托尔金的意图是:如果这个句子有一个复数主语是“前面提到的”,出现在动词之前,这个动词就要加普通的复数后缀-r(如i neri matir apsa "the meneat meat")。但是如果没有主语是“前面提到的”,后缀-r被-ntë替代,表示"they":Matintë apsa, "theyeat meat"。显然,如果主语在句子的后面被提到了,还是可以用这个后缀;或许我们可以有这样的句子matintë apsa i neri "they eatmeat(,) the men (do)"。在Cirion's Oath中,也是在句子的后面提到主语的(nai tiruvantes i hárar mahalmassen mi Númen "be it that they will guard it, the ones who sit onthrones in the west...")。

 

Cirion's Oath出现在《魔戒》之后,因此UT:305,317中提供的信息与《魔戒》一定是一致的。但是,托尔金早期的资料中表示"they"的代词后缀很不一样。在LT1:114中,有表示"they have come"的早期昆雅语形式tulielto,含有表示"they"的-lto。这个后缀与托尔金创作Fíriel's Song的时期差不多,其中出现了cárielto "they made"和antalto "they gave" (LR:72)。这在魔戒风格的昆雅语中还是否存在是另一回事。

 

与其他已知的代词后缀比起来,后缀-lto看起来怪怪的。所有在《魔戒》中以及之后被证实的代词后缀,都由以元音-ë结尾的独立音节构成(一共六个后缀,如果我们包含上面提到的-ntë)。以-o结尾的后缀-lto似乎不太合适(因此在魔戒的昆雅语中有些-lto变成了-ltë,但是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个后缀的存在)。我倾向于认为最终托尔金完全抛弃了这个后缀,并且用-ntë来替代。

 

也有人认为-lto是同样可用的。有些人将托尔金关于-ntë的笔记“前面没有提到主语时”理解的很绝对:如我上面所推测的,在同一个句子中,主语没有“在前面提到”是不够的。当然,在英语中用"they"时,通常是指代同一个文本或同一次对话中前面提到的某物。从最严格的意义上来理解托尔金关于-ntë的笔记,这个代词后缀不能用来指代任何在前面提过的"they",即使不在一个句子中。后缀-ntë只能指向前方,指代晚些时候在句子或对话中提到的对象(如在Cirion's Oath中)。可以回代的"They"(已经在另一个句子中提过的)可能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后缀,或许是在早些资料中得到证实的-lto

 

我不能说这不是一种可行的对托尔金的文字的理解。不过,我还是觉得在魔戒风格的昆雅语中用后缀-lto怪怪的。在本课的练习中,我忽视了-lto,仅假设在一般意义上,可以用代词后缀-ntë表示"they"。当托尔金提到-ntë仅用于主语没有“在前面被提到”时,我认为他的意思是“在同一个句子的前面提到”(因为如果已经出现了复数主语,仅在动词后加普通复数后缀-r)。因此,我们可以——推测性地——得到以下形式,为不同时态的pusta- "to stop"加后缀-ntë

 

         过去不定时pustantë "they stop"

         现在时pustëantë "they are stopping"

         过去时pustanentë "they stopped"

         将来时pustuvantë "they will stop"

         完成时upustientë "they have stopped"

 

如已验证的例子tiruvantes = "they will guard it"所示,第二级的代词后缀可以被加在-ntë(-nte-)之后,表示句子的宾语。这给我们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如果-ntë是主语后缀"they",那么相应的宾语后缀"them"是什么?

 

在上面讨论副词时,我们已经引用了《魔戒》中的句子andavë laituvalmet "long we willpraise them"。知道了laituvalmet表示"we will praise them",我们可以轻易的分离出译作"them"的词尾-t。(细心的学生也能分离出表示"we"的代词后缀,但是我们会过一会儿再讲这个:其实昆雅语中有好几个表示"we"的后缀,都含有不同的意思。)

 

还是一样,很多东西都不太清楚。在这里被赞美的是弗罗多【Frodo】和山姆【Sam】,两个人。有些人因此而推测这个-t是双数复数的"them",甚至认为laituvalmet可能表示"we will praise both [of them]"。那些坚持这个理论的人因为双数复数后缀-t(如ciryat "2 ships";再去看一眼第三课)而大受鼓励。目前还没有什么定论,但是后缀-t "them"看起来和-ntë"they"很搭配。我不认为这个-t专指双数复数,而是在任何情况下,这个后缀可以被译作"them"。因此,以下的形式是可能的:

 

         Tirnenyet = "Iwatched them"

         Melilyet = "you love them"

         Hiruvanyet = "I will find them"

         

甚至:

 

         Pustanentet = "theystopped them"

 

类似地,这可能指代两个不同的对象。估计“They stopped themselves”要用另一种方式表达(不幸的是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如何表达)。

 

有宾语的不定式

到目前为止,我们介绍了两种可以被用作句子宾语的代词后缀,表示"it"的-s和表示"they"的-t。如已被证实的例子(tiruvantes "they will guard it", laituvalmet"we will praise them"),这些宾语后缀可以加在谓语性动词的一个表示主语的代词后缀之后。那么含有不定式的更长的动词性短语又怎样呢?

 

让我们以句子i mól veryanë cenë i aran ar i tári,"the thrall dared to see the king and the queen"为始。在这里出现了谓语性动词veryanë "dared"+动词不定式cenë "to see"。现在我们想去掉整个短语"the king and the queen",以宾语代词"them"来替代,因此得到"thethrall dared to see them"。(注意,我有意用了一个可以兼容-t"them"仅表示双数复数的理论的例子,虽然我不认为这很重要……只不过没必要冒险,没必要!)那么,我们应该把后缀-t放在哪里?很明显,必须放在动词不定时cenë "to see"之后。那么,得到Cenet?又或者,由于动词不定式cenë似乎表示了古精灵语中的keni,而古精灵语中的-i仅在词尾变为-ë,所以或许cenit是更好的选择。因此得到"the thrall dared to seethem" = i mól veryanë cenit,对吗?

 

错了!在2000年七月的Vinyar Tengwar #41中,揭示了需要加任何代词后缀时,基本动词通过后缀-ita构成不定式(其实这个后缀仅为-ta-,加在不定式如cenë = ceni-后产生cenita-)。托尔金在一些晚期(约1969年)的笔记中表示“通常(不定过去时)“不定式”通过加-i(不能添加更多的后缀;有代词后缀时是过去不定式的词干)构成;在用法方面,这个特别的有后缀-ita的不定式与前者不同,可以作为宾语的代词后缀。” (VT41:17)。他又引用了例子caritas, "doing it"(或许只是"todo it")——含有宾语后缀-s "it"的动词的不定式car- "do"。

 

如我在前面的课程中指出的,我们不是很清楚通过“加-i”构成不定式的说法是否意味着在现在的昆雅语中不定式都有后缀-i。托尔金可能指的是原始的不定式后缀,如现代昆雅语quetë "(to) speak"(在句子中得到验证polinquetë "I can speak")的基础,古精灵语kweti。不过,这个不定式“不足以添加更多的后缀”,明显是为了与“过去不定式的词干”区分开来。car- "make, do"的不定式是carë (cari-),但是如果我们试图直接加一个后缀-s "it"来表示"to doit",结果会得到**caris,看起来就像"it does"或"it makes"的过去不定式。而实际的形式caritas不会产生这种误解。

 

在"they make" vs. "to make them"的情况下,除了额外的-ta-,还应该有别的区别,因为表示"they" (-ntë)的主语后缀与表示"them"(-t)的宾语后缀不同。即使是这样,托尔金还是决定排除任何混淆带着主语后缀的不定过去时,和带着宾语后缀的不定式的可能:在不定式主体和代词后缀之间插入-ta-。因此,当需要加任何宾语后缀时,"to see"的不定式从cenë被扩展成cenita-。"The thralldared to seethem"必须是i mólveryanë cenitat,在不定式和宾语后缀之间加入额外的-ta-。

 

我们还不清楚A词干动词是否遵循这样的规则。Vinyar Tengwar #41仅仅极简短地引用了托尔金1969年的笔记(编辑显然需要更多的空间来发表更重要的东西,比如一篇关于the Ring Poem的最好的保加利亚语翻译的深奥文章)。这引用,已经在上文重现了,很明显只处理的基本动词的不定式——过去不定式以-ë结尾或者有后缀-i-的。有些人认为,类似地,A词干动词的不定式也应该在任何宾语代词后缀之前加-ta。因此动词如metya- "to end, to put an endto"和mapa- "to seize",应该变为:

 

         Merintë metyatas "they want to endit" 

         Iohtari úvar mapatat"the warriors will not seizethem"

                  

这样的句子或许被允许出现,或许是不允许出现的。目前我们不知道。或许会有人怀疑,后缀-ta是否可以加在已经以-ta结尾的动词词干之后,如orta- "to lift up, to raise"。"I can liftit"是否真的是polinortatas?通常,昆雅语不喜欢有两个相邻的音节发音相似,如这里的两个ta

 

幸运的是,我们可以处理这个不确定性。我们可以单纯地避开向A词干动词后加宾语代词后缀,因为我们知道至少有些独立的宾语代词(如te "them"而不是后缀-t——因此,表达"youwanted to seize them"可以用mernelyë mapa te而不是不确定的?mernelyë mapatat)。我们会在后面的课程中讨论独立的代词。在后面的练习中,以-ita结尾的不定式+宾语后缀仅涉及基本动词。

 

有趣的是,注意托尔金将caritas译作"doing it" (VT41:17)。这或许意味着这样的不定式也可以用作句子的主语,如cenitas farya nin "seeing it isenough for me" (farya- verb "to suffice, to be enough"; nin"to/for me")。

 

以-ya结尾的不及物动词的过去时

在第六课中,我们给出了一些“规则的”过去时的构成规则,但是我们也接触了一些“不规则的”形式(指那些不遵循通常规则的过去时)。其实,其中一些来自子集[4]的词,根据它们自己的特殊规律是挺“规则的”。

 

让我先来介绍两个后面的讨论中要用到的术语:及物动词[5]和不及物动词[6]。用语言学家的话来说,如果一个动词可以加宾语,它就是一个及物动词。几乎大部分动词都可以,但不是全部的动词。如动词"to fall"不是及物动词(=不及物动词)。一个主体可以自己"fall",但是这个主体不能"fall"其他东西;不能加宾语。一个典型的不及物动词只能描述主语自己的动作,而不是这个动作对某人某物,或可以对某人某物,做某事。(我说“典型的”,因为昆雅语中的确有某些动词甚至没有主语,因此被称作非人称动词[7]——将在第十八课讨论。)

 

有些动词形成一个及物动词一个不及物动词的配对。一个主语可以raise一个宾语(及物的),但是主语本身只能rise(不及物的)——不涉及任何客体。其他这样的对子还包括及物的"to fell" vs.不及物的"tofall",或者及物的"to lay" vs.不及物的"to lie"。但是在很多情况下,英语中可以用同一个动词表示及物的和不及物的,比如"to sink"。一个主体可以sink一个客体(比如"the torpedo sank the ship",同时有主语,宾语和及物动词),或者一个主体可以自己"sinks"(比如"the ship sank",只有主语和不及物动词——显然,这里的"sank"有两种不同的含义)。这样的模棱两可在昆雅语中也有;比如,orta-即表示"toraise"又有"to rise"的含义,必须考虑语境。(讲点实际的:看看这个句子有没有宾语!比如i aran orta = "the king rises",但是i aran ortaranco = "the king raises an arm"。)

 

现在让我们看看一些“不规则的”昆雅语动词。据说动词farya- "to suffice, to beenough"的过去时是farnë,因为动词词干的词尾-ya在过去时后缀-之前被去掉了,似乎挺不规则的:我们想的应该是**faryanë,但是《词源学》中列举了有相似现象的几个例子:Vanya- "to go, depart,disappear"的过去时是vannë。(类似地,托尔金在晚些时候将动词vanya-替换为相似含义的auta-,但是在这里我们还是可以考虑这个词)。除了这些来自《词源学》的例子(见词条PHAR, WAN),我们还能加上一个你们应该在前一课就应该记住的词:来自WJ:363的lelya- "to go, proceed,travel"。它的过去时不是**lelyanë,而是lendë,似乎挺不规则的(虽然不像英语中"to go" vs.它的过去时"went"这样不规则!)突然出现的辅音丛nd没什么可奇怪的;它来自原始词根LED的鼻音中缀。(这个词根出现在《词源学》中,但是根据晚一些的资料,LED来自更原始的DEL。Lelya-来自原始的ledyâ- [ledjâ-],“因为昆雅语中中间的dj变为ly”[WJ:363]。过去时lendë可能来自lendê,与后期的动词ledyâ-没有相差太远。)真正的谜题是这个:为什么在farya-, vanya-和lelya-的过去时中,词尾-ya被抛弃了?

 

可以注意到,根据含义,这三个动词明显是不及物的:To suffice, to disappear, to go。当然,这可能只是个巧合,但是《词源学》给了我们另一个很好玩的例子。词条ULU列举了动词ulya- "to pour"。托尔金注明了它有两种过去时。如果被用作及物动词,比如"the servant poured water into a cup",过去时"poured"是ulyanë。这是一个非常“规则的”形式。但是,如果被用作不及物动词,ulya-的过去时就变成了ullë(据推测可能表示早期的unlë,由去掉词尾-ya之后在ul-中加入鼻音中缀构成;比如,vil- "to fly"的过去时villë,虽然在这个动词的任何形式中都没有词尾-ya)。因此如果你想翻译"the river poured into a gorge",应该用ullë,而不是ulyanë

 

那么,似乎,我们发现了一个规律:以-ya结尾的不及物动词在过去时中要去掉这个词尾;仅在无词尾的词干基础上构成过去时,就像对基本动词做的那样。或者换个说法:在过去时中,以-ya结尾的不及物动词要去掉词尾向基本动词看齐。偶尔,一个动词可以既作为及物动词又作为不及物动词,在作为及物动词时保留词尾-ya(如过去时ulyanë),但是作为不及物动词时去掉词尾(ullë)。

 

我们现在还不太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做。在除了过去时的其他时态中,无论作为及物动词还是不及物动词,动词ulya- "to pour"似乎都是一样的(不定过去时ulya "pours",现在时ulyëa "is pouring",将来时ulyuva "shall pour"等。)但是托尔金从来都没想过创造一门新的世界语,一种百分百符合规则和逻辑的语言。在他的神话体系中,昆雅语应该是普通的口头语言,在成千上万年中发展成长。因此,托尔金有意囊括了你会在自然语言中发现的特点:不一定有真正“意义”的特定特点。

 

大部分以-ya结尾的动词是及物动词,并且在过去时中的后缀-之前保留-ya(如以证实的例子ulyanë)。以下是大部分词尾为-ya的不及物动词,虽然其实托尔金没有提到它们的任何过去时,hwinya- "to swirl, to gyrate"(过去时hwinnë?), mirilya- "toglitter" (过去时mirillë? ——如ulya-,过去时ullë), ranya- "tostray" (过去时rannë?), súya- "tobreathe" (过去时súnë?), tiuya- "to swell,grow fat" (过去时tiunë?)。动词yerya-既可以作为及物动词"to wear (out)",又可以作为不及物动词"toget old"。或许前者的过去时是yeryanë,后者的过去时是yernë,如"poured"的过去时既可以是及物的ulyanë也可以是不及物的ullë

 

我必须加一句,以上这些都多多少少是基于假想的,因为托尔金真的没有提到很多词尾为-ya的不及物动词的过去时。但是学生们至少应该注意到已证实的“不规则的”过去时,包括ulya- "to pour"的两个过去时,特别是lelya- "to go, travel, proceed"的出人意料的过去时lendë "went"。

 

备注:在一些文本中,这个动词的完成时为lendië,SD:56指出,在一份草稿中,托尔金用了lendien而不是utúlien来表示伊兰迪尔宣言【Elendil's Declaration】中的"I have come" ("out of the Great Sea toMiddle-earth have I come")。从字面上来看,Lendien表示"I have gone/went/traveled"或相似的意思。这个完成时没有增音,可能只是因为托尔金还没有创造出通常作为完成时前缀的增音。通常我会加上增音,用lelya-表示elendië的完成时。在下面的练习(答案)中,我用了这个完成时。

 

被动分词

现在我们回到分词。在前一课我们讨论了主动分词,逻辑上它的配对显然是被动分词。它们经常被称作“过去分词”(如主动分词常常被称为“现在分词”)。不过,术语“被动分词”很合适。这个分词是从动词词干派生而出的形容词性形式,描述某人或某物经过相对应的动作后的状态。比如:如果你hide某物,它就是hidden。因此,"hidden"是动词"tohide"的被动分词。单词"hidden"可以被用做形容词,作为表语("the treasure is hidden")或者定语("hiddentreasure")都可以。对比被动分词"hidden"和主动分词"hiding":后者描述主语的状态,是做动作的部分,而被动分词描述宾语的状态,是被动暴露在动词下的。

 

对于不涉及宾语的不及物动词来说,这个分词描述了主语本身经历过一个动作之后的状态:如果你fall,那么你之后就fallen:如果你go,那么你之后就gone。因此,通常使用的术语“过去分词”也是有意义的;如fallen或gone的分词描述了主语经过某些“过去的”动词后的状态。可以把它们和“现在分词”(主动分词)falling和going作比较,它们描述了主语处于某个“现在”或正在进行的动作的状态。但是只要我们面对的是及物动词——大部分动词的确是及物动词——我觉得更好的说法还是“主动分词”vs. “被动分词”。

 

在英语中,少数被动分词的后缀是-en,比如上面的例子hidden, fallen。但是在很多时候,英语中的被动分词和动词的过去时形式很相似,虽然单词的功能很不一样(比如,在句子"they tormented the Dwarf"中tormented是过去时,但是在句子"the Dwarf was tormented"中是被动分词。)那么相应的昆雅语形式是什么?

 

大部分昆雅语分词似乎通过加后缀-na或更长的变体-ina构成。一些被证实的A词干动词似乎含有更长的后缀,动词词干的词尾-a和后缀-ina中的i融合为双元音-ai-(成为重音,就像任何倒数第二个音节中的双元音那样)。短语Arda Hastaina, "Arda Marred"是一个例子,是精灵语的the world as it is,被邪恶的魔苟斯【Morgoth】败坏了(MR:254)。这个hastaina "marred"可能是动词hasta- "to mar"的被动分词,除此没有其他说法得到验证。但是,动词hosta- "to gather, collect,assemble"在《词源学》(词条KHOTH)和Markirya poem (MC:222-223)中都被证实了。它的被动分词出现在《费瑞尔之歌》【Fíriel's Song】中,显示为hostaina(在hostainiéva "will be gathered"的形式中被证实;后缀-iéva"will be"在魔戒风格的昆雅语中应该无效了,但是基本的分词还有效)。十有八九,我们可以发现以-ta结尾的A词干动词的被动分词以-taina结尾。因为anta-表示"give",所以分词"given"应该是antaina。因为orta-表示"raise"(或用作不及物动词的"rise"),所以表示"raised" (和 "risen")的词应该是ortaina

 

或许几乎所有的A词干动词都可以加后缀-ina?从动词如mapa- "grasp, seize"来看,我想我们可以派生出mapaina来表达分词"grasped,seized"。(对此的间接支持:也可以用-ina来派生形容词,如valaina "divine"——明显是基于Vala的形容词形式,是一个与简单A词干动词如mapa-很相似的名词。的确,这暗示了名词Vala原本是派生自简单的A词干动词vala- "to order, to have power": WJ:403-4。如果它只是动词,valaina可能表示的就是"ordered"了。)

 

在Hail Mary的昆雅语译本中,托尔金用了aistana而不是aistaina来表示"blessed" (VT43:28, 30)。动词"tobless"似乎是aista-。或许在这里,托尔金通过短后缀-na而不是-ina来派生出过去分词,以避免两个共存的音节都含有双元音ai(我们完全不知道?aistaina是否是可以存在的形式)。

 

以-ya结尾的A词干动词的变换规律不是很明了。在《词源学》中,托尔金列举了词根PER "divide in middle, halve"(如辛达语中的Perian "halfling, Hobbit")。然后,他提到了昆雅语单词perya,证明这个动词保留了原词根的含义。紧随perya,他列举了没有定义的单词perina。这是不是被动分词"halved"?我想这应该就是这个单词的含义,但是或许我们应该将其视作直接派生自词根的形容词形式,而不是动词perya-的被动分词。(或许,如果它是一个被动分词,我们希望出现的是有长épérina;见下文关于rácina的例子。)

 

在《词源学》的其他地方,在词条GYER下,有动词yerya- "to wear (out), getold"。相同的词条还提到了yerna "worn"。考虑到英语注释,yerna可能是动词yerya-的被动分词。那么我们是否应该总结道,以-ya结尾的动词通过将词尾替换为-na构成被动分词?同样地,我认为yerna并不是yerya-的分词,而是独立的形容词形式。以下事实支持了这个观点:1)托尔金将yerna追溯至古精灵语gyernâ,因此它不是之后从动词派生而来的;2)事实上,托尔金在提到动词yerya-之前就列举了yerna,再一次显示了后者不是派生自前者的;3)yerna被注释为"old"的同时,还被注释为"worn",而第一个注释表明了yerna被视作独立的形容词,不是一个分词。同样的事发生在perina上,还有配对如halya- "veil " vs. halda"veiled, hidden" (entry SKAL1):后者被托尔金追溯至古精灵语skalnâ(在昆雅语中,词首的sk-变为h-,而ln变为ld)。也有可能在古精灵语中,skalnâ被看做动词词根SKAL- "screen, hide"的被动分词,但是它的昆雅语派生物halda发展成为独立的形容词(托尔金对此词的注释之一,"shady",也是个形容词)。因此,halda不一定是和动词halya-派生自同一词根的被动分词,尽管它与真正的分词表示的含义是差不多的。

 

那么,到底该如何处理以-ya结尾的动词?我觉得MR:326 (具体为 MR:315)中的一个例子非常有趣,克里斯托夫·托尔金【Christopher Tolkien】告诉我们,在一份《魔戒》之后的文本中,托尔金用MirruyainarMirroyainar表示"the Incarnate"(复数)。这似乎是变形为名词的被动分词:"incarnated ones"。去掉复数后缀-r,我们得到mirruyaina/mirroyaina,这是一个可能的分词"incarnated"——如果我们再去掉推测而出的分词后缀,动词"to incarnate"可能是mirruya-或mirroya-。之后托尔金将单词Mirruyainar/Mirroyainar改为Mirroanwi,完全不再涉及-ya-,但是这个被抛弃的形式还是可以透露出一些以-ya结尾的动词的被动分词的信息。这些动词的分词似乎以-yaina结尾,就像以-ta结尾的动词通过-taina构成分词一样。因此,知道了lanya-是动词"toweave",表示"woven"的单词很可能是lanyaina。类似地,动词perya- "to halve", yerya- "to wear (out)"和halya- "to veil"的规则的被动分词应该是peryainayeryainahalyaina(和相关的形容词perinayernahalda表示差不多的意思,当然,后者未指明所处状态是被强加的——看后文关于harna- vs. harnaina的讨论。)

 

我们基本可以总结,几乎所有的A词干动词都通过加后缀-ina构成被动分词。(根据VT43:15,存在一条陈述,表示了在昆雅语的动词体系中,托尔金明确证实了-ina是被他称作“通用的‘被动’分词”的后缀。)除了用aistana而不是?aistaina来表示"hallowed",在已发表的资料中出现的唯一例外是envinyanta "healed",或更直白的"renewed" (MR:405)。它似乎是动词envinyata- "renew"的被动分词(本身没有被证实,但是亚拉冈【Aragorn】的名号为Envinyatar "Renewer")。这个分词通过在后缀-ta之前插入鼻音中缀构成。我们不知道未被证实的更“规则”的形式?envinyataina,是否是个可以用的形式。

 

不过,后缀-ina不仅被用于A词干动词;最后一个辅音是ct的基本动词也可以通过加上这个后缀构成过去分词。Markirya poem中有rácina "broken" (man tiruvarácina cirya[?] "who shall see [/watch] a broken ship?",MR:222)。托尔金特别点明了rácina是动词rac- "to break"的被动(或“过去”)分词(MC:223)。动词"to reckon, to count"是not-,在《费瑞尔之歌》【Fíriel's Song】中出现了被动分词nótina "counted"。那么,似乎,以清辅音如ct结尾的基本动词通过延长干元音和加长后缀-ina构成。我们没有已证实的关于-p(另一个清辅音)结尾的基本动词的例子,但是它很可能遵循相同的规则:动词top- "to cover"的过去分词可能是tópina "covered"。(《词源学》中列举了动词top-;《魔戒》中的诗歌Namárië显示托尔金之后将其改为tup-。如果是这样,其分词就应该是túpina了。)或许以-v结尾的基本动词也根据这个规则构成过去分词,如来自动词lav- "allow, grant"的lávina "allowed, granted"(不要和发音相似的表示"lick"的动词相混淆)。但是我们还是缺少例子。

 

关于其他基本动词的已证实例词也不够,但是他们中的大部分都以短-na而不是-ina为后缀。MR:408 (具体为MR:405)显示托尔金用vincarna表示"healed";更直白的翻译是"renewed",或完全字面上的"newly-made":Vin-是昆雅语形容词vinya "new"的词干,而carna "made"只能是动词car- "make"的被动分词。因此以-r结尾的基本动词通过-rna构成被动分词(当然,由于这里出现的辅音丛,很明显干元音不能像上面讨论的rácina一样被延长)。知道了mer-是昆雅语动词"towant",昆雅语中,西方的通缉令(the Wanted posters)应该是Merna

 

在这门课的最初版本中,在此我写下了:“或许mérinacárina (跟着rácina)是mer-, car-的可能的被动分词,或许不是。我觉得最好用已证实的例子carna。”根据VT43:15,事实上托尔金引用过carina "made",和我们上面说过的昆雅语动词体系在一起描述的(我们得知相关手稿可能来自四十年代)。后期的例子rácina "broken"似乎暗示了最终他决定了这种构词,要将干元音延长;carina就变成了cárina。但是,可选择的那个较长的形式应该还是允许存在的,因此昆雅语中,西方的通缉令(theWanted posters)也可以是Mérina

 

至于以-m和-n结尾的基本动词,我们只有一些关于过去分词的间接例子,但是它们应该够好的了。动词nam- "to judge" (namin"I judge", VT41:13)的过去分词应该是namna。这个形式被证实为表示"statute"的名词(如Namna Finwë Míriello, "the Statuteof Finwë and Míriel"之中,MR:258)的名词被证实。显然,分词namna基本表示"judged",也被用作名词"judgement, juridical decision"及"statute"。对于以-n结尾的基本动词,我们或许可以参考名词如anna "gift"和onna "creature" vs.动词anta- "to give"和onta- "to create"(见《词源学》词条ANA1, ONO)。当然,这些不是基本动词(另外,在昆雅语中我们认为它们的分词是antainaontaina)——但是名词annaonna可能演化自古精灵语中的分词形式,基于完全的词根,在加上-ta形成我们所见昆雅语中的动词之前。因此anna可能来此古分词"given",只是之后被用作名词"something that is given" = "gift"。类似地,Onna可能表示原始的过去分词"created",之后被用作名词"createdone" = "creature"。因此,我倾向于认为,以-n结尾的基本动词可以通过在词干后加后缀-na构成过去分词。比如,因为cen-表示动词"tosee",cenna很可能是过去分词"seen"。但是,我们又要说了,cénina可能是一个可以存在的可供选择的形式(据我所知,或许我们也可以用námina表示"judged")。由于VT43:15揭示了car-的过去分词既可以是c[á]rina也可以是carna(如Vincarna中,MR:408),这个理论前所未有的现实。

 

mel- "love"的以-l结尾的基本动词又怎样呢?如果我们不再参考rácina的规律,用mélina表示"loved",就应该将后缀-na直接加在动词词干之后。但是由于**melna不是一个可能存在的昆雅语单词,要将ln会变成ld,如上面所讨论的一个例子一样(来自古精灵语skalnâ的昆雅语halda)。实际上,《词源学》收录了单词melda,其注释为"beloved, dear"。这些注释是形容词性的,但是其含义非常接近分词"loved"。那么,我们是否再一次发现了一个源自独立形容词的分词?mel-的真实分词是否有不同的形式,因此可以精确地与其形容词区别开来?如果是这样,我们或许又要考虑mélina了。又或许,melda既是形容词"dear"又是分词"loved"?有的人还会问,试图区分这两个词有意义么,反正它们的意思是一样的。

 

另一个例子也值得考虑:昆雅语动词"to bear, to wear, to carry"似乎是col-,但是它本身没有得到过验证:在已出版资料中只有几个变体。其中之一是MR:385中的colla = "borne, worn"(也被用作名词"vestment,cloak",可被理解为"something that is worn")。这是否是一个词尾为-l的基本动词的过去分词的例子?那么是否可以用mella来表示"loved"?我倾向于认为colla是一个形容词性的衍生物——或许表示基于词根KOL(不在《词源学》中)和鼻音中缀的古时的konlâ。根据它原始的派生,它与昆雅语形容词panta "open"(托尔金表示来自古精灵语pantâ,派生自《词源学》中的词根PAT)的含义相似。恐怕我们无法得到关于以-l结尾的基本动词的被动分词的确切信息,但是我想最安全的方法是要么用后缀-da(表示早期的-na),要么同时延长干元音并使用长后缀-ina

 

被动分词需要统一数目吗?就像普通的形容词那样?换句话说,如果分词描述的是一个复数名词,词尾-a是否应该变为-ë(表示早期的-ai)?据我所知,资料中没有相关例子可供参考。我们可以记起,主动分词(后缀为-la)不需要统一数目。但是,在这一点上,我倾向于认为被动分词和普通形容词一样。我们刚才看到,由于形容词可能以同样的后缀派生,很多时候,判断一个词是被动分词还是形容词都有难度。(在这方面,英语中的情况也一样:形容词如naked可能和它的被动分词长得一样;但是没有相应的动词**nake "denude",因此不能得到如love/loved的配对**nake/naked。)由于形容词如valaina "divine"和yerna "old"必须统一数目,很难想象分词如hastaina "marred"或carna "made"没有这样的统一性。因此,当分词描述一个复数名词(或几个名词)时,我会将词尾-a改为-ë

 

在英语中,过去/被动分词被用作构成真正的完成时的一部分:"The Dwarf has seen the Elf"; "the woman is(or, has) fallen"。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昆雅语中直接用真正的完成时:I Nauco ecénië i Eldai nís alantië。或许nálantaina也可以表示"is fallen",但是将"the Dwarfhas seen the Elf"译作**i Nauco harya cenna i Elda(直接来自英语构句)是荒谬的。

 

最后一点备注:某些时候,以-na结尾的形式原本是分词或形容词,之后变为A词干动词。在《词源学》词条SKAR下列出的古精灵语skarnâ,原本可能是被动分词"torn, rent"(因为据说词根SKAR本身表示"tear, rend")。在昆雅语中,skarnâ演化为harna "wounded",很可能是形容词而不是分词。好玩的是,harna-也被用作动词"towound",如果这个词有自己的被动分词harnaina,我们就进入循环了!在英语中,harnaharnaina都必须被译作"wounded",但是相对于只能描述being wounded这个状态的harnaharnaina明确地显示了the wounds是被强加的。也可以参考英语形容词"full"(仅描述状态)vs.过去分词"filled"(显示了这个状态来自filling这个动作。)

 

总结

副词是用来提供关于句子中的动作怎样,何时或何地发生等信息的单词。至少是英语中,副词也可以用来修饰一个形容词的含义,甚至是另一个副词的。——表示"they"的昆雅语后缀显然是-ntë(托尔金很可能放弃了出现在早期资料中的-lto);对应宾语"them"的后缀似乎是-t(不过有人认为这仅表示双数复数"thetwo of them")。——对于基本动词,那些以-ë结尾的不及物动词(如quetë "to speak, to say"),在加上表示宾语的代词后缀时变为-ita-(如含有后缀-s"it"的quetitas "to say it")。——已知的例子显示了,似乎以-ya结尾的不及物动词在过去时中要去掉词尾-ya,直接通过词干构词(仿佛该动词是基本动词)比如,farya- "to suffice"的过去时是farnë,不是**faryanë。——被动分词是通常用来描述某人或某物被施加相应动词后处于的状态的形容性派生词:你hide(动词)的东西变为hidden(被动分词)。A词干动词似乎通过后缀-ina构成被动分词(如来自hasta- "to mar"的hastaina "marred")。这个后缀也被用于词尾是-t或-c的基本动词,可能还有-p,甚至还有-v;在这些动词中,后缀要搭配延长干元音使用(如来自rac- "to break"的rácina "broken")。这样的规律可能可以应用到所有基本动词上,但是以-r结尾的动词似乎使用简单的后缀-na,且没有延长干元音(来自car- "to make"的carna "made")。以-m结尾的基本动词,可能还有以-n结尾的,也加后缀-na(如来自nam- "to judge"的namna "judged",来自cen- "to see"的cenna "seen")。但是如何处理以-l结尾的动词还不是很清楚;如果我们使用简单后缀-na,由于音系关系要变为-da(如mel- "to love"的被动分词melna > melda"loved";melda作为形容词"beloved, dear"被验证)。被动分词很可能像形容词一样要统一数目,在描述复数名词或几个名词时要将-a改作-ë

 

词汇

nertë"nine"

núra"deep"

anwa"real, actual, true"

nulda"secret"

telda"final" (形容词,与名字Teleri派生自相同的词根,Teleri是第三支精灵种族,这样称呼他们是因为他们从苏醒河畔【Cuiviénen】起西迁的征途中总是最后的——远远落后于更渴望到达蒙福之地【the Blessed Realm】的凡雅族【the Vanyar】和诺多族【the Noldor】)

linta"swift" (pl. lintëin Namárië, 诗中有lintë yuldar = "swiftdraughts")

hosta-"to assemble, gather"

nórë"land" (与特定的人相联系的土地, WJ:413) 

lambë"tongue = language" (不是作为身体部位的 "tongue")

car-"to make, to do"

farya-"to suffice, to be enough", pa.t. farnë (不是 **faryanë – 因为这个动词是不及物的?)

vepreposition "as, like"

 

练习

1. 翻译成英语:

A. Melinyet núravë.

B.Lindantëvanyavë, ve Eldar lindar.

C.Inurtaina harma úva hirna [or, hírina].

D.Merintëhiritas lintavë.

E.Haryalyëatta parmar, ar teldavë ecendielyet.

F.Anwavëecénien Elda.

G. Ilyënertë andor nar tirnë [or, tírinë].

H.Úmentëmerë caritas, an cenitas farnë.

 

2. 翻译成昆雅语:

I. They havetraveled [/gone] secretly through the land.

J. Theassembled Elves wanted to see it.

K. Writtenlanguage is not like spoken language.

L. Fiveships were not enough [/did not suffice]; nine sufficed.

M. I willreally stop doing it [/truly cease to do it].

N. Theyswiftly gathered the nine terrified Dwarves.

O. Finallyyou will see them as you have wanted to see them.

P. Theydon't want to hear it.

 

第十一--十五课[8]可以从这里下载:

http://www.uib.no/People/hnohf/less-c.rtf


[1] Adverb

[2] Basic

[3] Meta-description

[4] Sub-group

[5] Transitive

[6] Intransitive

[7] Impersonal verb

[8] 原版,非中译版


评论
热度(27)
  1. IKUAKIMIArdalambion昆雅教程中译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