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地址:http://folk.uib.no/hnohf/
作者:Helge K.Fauskanger
昆辛译制小组出品
荣耀属于托尔金教授和原作者
联系本人请电邮:aslinn_zha@163.com

第十一课

存粮已啃完开始实时翻译/(ㄒoㄒ)/~~校对到两点翻译君已经嫌弃到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欢迎捉虫

————————————————————————————————

[1]的概念,属格[2]

 

在第一课到第十课中我们主要讨论了形容词和动词。对于名词,我们只讨论了复数和双数复数的构成。不过,对于昆雅语的名词,还有很多很多可以探索的。这部课程的下半部分将主要介绍昆雅语繁复的“格”系统,这其实是昆雅语最显著的特点。语法结构上对名词的处理反映出了托尔金创造昆雅语时的两大灵感,芬兰语和拉丁语。

 

那么,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说,什么是格?名词在一个句子中可以有很多职能。在英语中,仅通过词序就可以看出名词的职能。如句子“the man loves the woman”,只有词序告诉了我们“the man”是主语而“the woman”是宾语。学英语的孩子们在潜意识中最早建立的规则通常是:“在谓语动词之前的名词是主语,而跟在动词之后的名词往往是宾语。”如果词序还不足以判断,英语会在名词前插入一个明显的介词,比如句子“the Elf gives a gift to theDwarf”中的“to”。在某些语言中,这种情形下是不需要“to”的;取而代之的,是出现在特殊屈折形式中的“Dwarf”。

 

当然,昆雅语中也有介词,而且学生们应该已经遇到几个了:nu "under", or "over",imbë "between", ve "as, like", mir"into"(其实这个词是从更简单的介词mi "in"演化来的)。虽然英语会通过在名词前放一个介词,或者仅依靠词序本身来暗示名词的职能,但是昆雅语语法的一个典型特征就是,通过名词本身的特殊形式来表示其职能。这些各种各样的名词形式,有一个特殊的名字叫“格”。比如,我们上述的例子——"the Elf gives a gift to the Dwarf"——译作昆雅语就会变成i Elda anta anna i Naucon,其中加在Nauco "Dwarf"后的变格词尾-n与英语中的介词"to"相对应。(这个特定的格被称作与格[3],在第十三课中会有更深入的介绍。)

 

一些特定的介词也会要求跟随其后的词(名词或代词)表现出某种变格——有时与格本身正常的功能无关。这时我们会说这个介词“夺取”(或“支配”)了这个格。如果我们仔细观察,会发现英语中也有这种现象的。虽然英语名词的格系统都演化至消失不见了,但至少部分英语代词还是保留了一种特殊形式,用来作句子的宾语而不是主语。这就是为什么“Peter saw he”是错的,必须用该代词的宾语形式“Peter saw him”才对。(相应的,"he"是主语形式,因此句子如"he saw Peter"是合适的。)但是除了表示句子宾语"him"这样的基本职能,很多介词也要求其后的代词必须使用这种形式。比如,“from he”听起来不太对劲;而“from him”就舒服多了,哪怕这里的“him”并不是句子宾语。

 

目前为止讨论过的昆雅名词形式(不论是单数,复数还是双数复数)都是主格[4]的例子。主格最重要的语法职能是,使这个名词能够充当一个动词的主语。在第五课中,我们简短的介绍了名词的另一个形式——宾格[5],这是名词充当一个动词的宾语时所需要呈现的形式。现代英语不再保留任何名词中主格和宾格之间的区别(不过在人称代词表中还是能看到这种区别的,比如上述例子中的主格“he”vs.宾格“him”)。英语中,名词不根据其主语或者宾语的位子而改变形式——第三纪的昆雅语也是这样。托尔金曾创想过一种昆雅语的古代形式,“典籍昆雅”,这种语言的确明确区分了宾格和主格。用作句子主语时,名词“ship”应该是cirya(复数ciryar),但是如果用作宾语话就应该是ciryá(复数ciryai):主格vs.宾格。不过,独立的宾格在中土大陆的口语中逐渐消失了;无论用作主语还是宾语,都应该用cirya(复数ciryar)形式。所以,你既可以说第三纪的昆雅语中主格和宾格的形式是一模一样的,也可以说从效果上来看主格已经完全取代了宾格,因此不再有宾格了。归根结底,这两种说法是一样的。

 

但是据我们所知,宾格是在流亡中唯一消失的格。除了主格以外留存下来的格中,有属格[6],所有格[7],与格,向格[8],离格[9],方位格[10]和工具格[11]。(我得说学习这些格的形式和职能比记住它们的拉丁语名字重要得多)。托尔金在Plotz Letter中还列出了一种蛮神秘的格,但是没有提到它的名字或用法——所以在这里我也没法多说。

 

在第十一到十六课中,我们要学习一系列的昆雅语格,讨论它们的功能和构成。上帝保佑让我们有了《寄给普洛兹的信》【Plotz Letter】,现在我们对昆雅语语法的讨论建立在比过去坚实得多的基础之上。(托尔金真的应该给Dick Plotz顺便再写下一系列的代词和动词形式!!)

 

属格

我们第一个要讨论的昆雅语格,是为数不多的能在英语中找到对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格。虽然昆雅语有九到十种名词的格,但是英语中只有两种:主格和属格。我们已经讨论过主格了:在英语和流亡后的昆雅语中,一个名词做主语和宾语时要以主格出现。在这两种语言中,我们认为主格的单数形式是该名词的最简单形式。并没有任何特殊的后缀或者屈折元素来表示“这是一个主格形式”;相反,正是因为没有任何额外的元素,我们才知道这个名词是什么格的。

 

其他所有的格——或者说英语中的另一种格中——的确要加特殊的后缀。除了主格,现代英语中名词的另一种格是属格“genitive”。(请注意拼写:我不想再在邮件列表里看到“genetive”了。)在单数中,该格通过加后缀's构成,如来自girl的girl's。在复数中,这个后缀通常与复数后缀-s合为一体,但是理论上它应该出现的,一个所有格符号就是暗示(girls'而不是**girls's……咕噜【Gollum】会爱上后者的)。

 

任何有能力读这些文字的人[12]都应该对这个格的语法职能很熟悉了;在第二课中,我们就已经简要的接触过这个“归属形式”。如我手边这本牛津高阶英语词典所述,属格表示“来源或所有权”[13]。在短语如the girl's doll中,我们用属格来表示两个名词间的关系是前者是后者的所有者或者前者对后者拥有所有权。(跟在属格之后的名词,如我们例子中的"doll",有时我们会说它被属格支配[14]了。反之,属格本身被称作“依属”[15]这个词;这是托尔金在UT:317中的原话。)严格意义上来说,英语中的属格不是一定要表示“所有权”的,也可以用来表示一些“归属权”,比如家庭关系——如,the girl's mother。至于属格所涉及到的“来源”,我们可以想到短语如the architect's drawings(画作是设计师创造的,不一定归他所有,但是源自于他)。属格形式的名词甚至可以没有生命,如Britain's finest artists(来自/住在不列颠的最好的艺术家)。这个例子也可以被称作方位属格[16];不列颠最好的艺术家是位于不列颠的最好艺术家。

 

属格依属的名词也可以是另一个属格,因此出现了第三方名词——如"the queen's sister's house"。理论上来说,我们可以叠加无限的属格("the king's father's aunt'sbrother's dog's... [等等等等])——不过我们都知道任何一个在乎句式和易读性的人都不会写出如此夸张的句子。

 

像形容词一样,属格也可以用作定语和谓语。上述所有例子中,属格都是定语,因为属格与其依属的名词直接联系在一起。但是,属格也有谓语的职能,如句子the book is Peter's。只不过对于这种谓语性的用法,英语中通常会换一种方式来表达(如the book belongs to Peter)。

 

在英语中不用属格而是用含有介词的短语是很常见的——主要是of,如the finest artists of Britain而不是Britain's finest artists。在某些语境中,我们其实更偏爱"of"-结构,如the end of the road而不是the road's end。

 

那么昆雅语是个什么情况?英语属格以及"of"-结构的职能,都被涵盖在昆雅语的两种名词格里了;我们会在下一课中介绍另一个相关的格。这些格的职能通常被认为由昆雅语的属格来行使,但是它们比英语属格的功能更局限。不过,先让我们来看看昆雅语中属格是如何构成的。

 

最基本的昆雅语属格后缀是-o。我们先来看一些学生们目前为止应该很熟悉的名词是如何派生属格的,比如arano "king's", tário"queen's", vendëo "maiden's"。通常来说,如果名词已经以-o结尾的话,其属格会变成“隐形的”。在UT:8中我们有表示"mariner's"的ciryamo。只有此处该名词被证实存在,但是我们没有理由怀疑"mariner"的主格不是ciryamo(显然这个词派生自cirya "ship",而且在其他地方也有资料充分证明-mo是阳性/人称代词后缀[WJ:400]:因此cirya-mo = "ship-person")。如Ulmo的名词可以既表示主格"Ulmo"又表示属格"Ulmo's";如何解读要看上下文语境。(不过,那些含有特殊词干-u却以-o结尾的名词,如curocuru- "skillful device",我们应该将curuo看作其属格。)

 

以-a结尾的名词在加属格后缀-o时要去掉该元音:由于昆雅语的音韵体系不允许组合ao的出现,我们直接将其简化为o。比如,Namárië中出现的属格"Varda's"是Vardo,而不是**Vardao。不过,这会导致几个不同的名词恰巧有相同属格形式的情况出现;比如,似乎anta "face"和anto"mouth"的属格都是anto。我们必须要看上下文才能知道该名词的含义。

 

遇到复数时,属格后缀-o被扩展为-on(我们之后会看到,在好几个昆雅格的后缀中都出现了表示复数的-n)。后缀-on直接加在名词以-r或-i结尾的最简(主格)复数形式之后。因此,对于后缀为-r的复数如aldar "trees",其属格为aldaron "trees', of trees"——而对于后缀为-i的复数如eleni "stars",其属格为elenion "stars', of stars"。(通用的重音规则同样适用,所以所以eleni的重音虽然落在第一音节,但是加长为elenion之后就应该落在-len-。)这两个例词在《魔戒》都得到了证实:Namárië中有表示"wings of trees"的rámar aldaron。(诗意的表示"leaves"),而弗罗多【Frodo】在西力斯昂哥【Cirith Ungol】中将埃兰迪尔【Eärendil】称作ancalima elenion, "brightest of stars"。

 

属格复数最出名的例子就是标题Silmarillion了,它派生自主格复数Silmarilli "Silmarils"。我们有很好的理由认为这其实只是一个更长的属格短语的一半,该短语出现在标题页上Ainulindalë和Valaquenta之后:Quenta Silmarillion, "The History of theSilmarils"。很明显的,昆雅语的属格通常对应英语的of-结构,而不是英语中带后缀-'s or -s'的属格:"Stars' brightest" 或 "the Silmarils' History"可不是地道的英语。

 

至于双数复数的属格,托尔金提到其后缀为-to,是双数复数后缀-t与基本属格后缀-o的混合体。在《寄给普洛兹的信》【PlotzLetter】中,托尔金用了ciryato, "of a couple of ships"。这里唯一的不确定是在《寄给普洛兹的信》【Plotz Letter】中没提到的:对于不是以-t结尾而是以-u结尾的双数复数,是不是也用后缀-to?或者应该用u替换t,因此得到属格的双数复数后缀-uo?具体来说,如果主格"(the) Two Trees"是Aldu,其属格"of (the) Two Trees"应该是Alduto还是Alduo?形如Alduto的单词同时有两个表示双数复数的元素ut,但是随后我们发现已证实的复数属格中的确含有类似的双重复数元素(elenionaldaron)。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想说有可能以-u结尾的名词是通过-uo构成属格的,如通过i cala Alduo表示"the light of (the) Two Trees"。既然已出版的资料没有给出肯定的答案,在后面的练习题中我回避了这个问题。

 

一些名词的特殊“词干”与属格的构成也有关。从 (ráv-) "lion"我们可以得到属格rávo "lion's";从nís (niss-) "woman"我们可以得到nisso "woman's"。而它们的复数应该是rávion "lions', of lions"和nission "women's, of women"——它们的主格复数是rávinissi。我不太确定它们的双数复数是什么,可能是rávetonisseto(在后缀-to之前插入-e-以防止不存在的辅音丛出现;参见后续课程中已证实关于插入-e-的类似例子)。

 

关于属格的构成就到此为止;现在让我们回到它的职能。在英语中,属格通常表示某人拥有某物,如"the man's house"。这的确是英语属格的主要职能。但是昆雅语中的属格通常不用来描述某物的所有权。托尔金特地强调了这点,这个格“不用来表示所有权,或者形容性地描述某特质”(WJ:368)。

 

为了理解其职能,最好将它的终极起源铭记于心。托尔金解释说“昆雅语中属格最常见的来源”是表示from或from among的古老副词或“介词性”元素。根据WJ:368得知,属格最早来自于HO,或作为整个名词后缀元素的-hô。后者是昆雅语格后缀-o(复数-on)的直接来源。但是根据《词源学》又得知,昆雅语中也有介词ho "from",且在WJ:368中托尔金提到动词前缀- "from, off",如hótuli- "come away"或字面意义上的"from-come"。

 

即使是后缀-o也可以偶尔表示"from",这是原始元素HO的最基本含义。在散文版Namárië中,有一句Varda...ortanë máryat Oiolossëo, "Varda...raised her hands fromOiolossë"(基本和《魔戒》中出现的版本相同,但是更复杂,是“诗意的”词序)。在《魔戒》中出现的翻译是:"Varda...from Mount Everwhitehas uplifted her hands" ——Oiolossë"Ever-white"是泰尼魁提尔山【Taniquetil】的一个名字,这座伟大的山是曼威【Manwë】和瓦尔达【Varda】在蒙福之地【Blessed Realm】的住所。

 

不过,Oiolossëo是昆雅语属格作此含义的唯一实例。(表示"from"时,昆雅语中通常用另一种格——离格,我们后面会讲到。)通常来说,后缀-o似乎有另一种更抽象的含义。不管怎么说,昆雅语属格的一个重要职能还是清楚地反映出某物“来自”某物或某人:昆雅语属格是描述来源,源头,或某物的前所有者——所谓的“派生性属格[17]” (WJ:369)。托尔金解释道,róma Oromëo "Oromë's horn"表示来自Oromë的horn,而不是在说这句话时Oromë拥有或曾经有过horn(WJ:168)。类似的,lambë Eldaron并不表示"the language of the Eldar(精灵的语言)",而是"the language coming from theEldar(源自精灵的语言)"的意思。托尔金补充道,这样的用词仅适用于“一门语言完全被另一群体接纳了的情况”下(WJ:368-369)。鉴于此,出现在Namárië中的属格短语Vardo tellumar "Varda's domes"并不一定表示某种意义上神圣的domes是属于瓦尔达【Varda】的,更强调了是她创造了穹顶,整个穹顶都来源于她。

 

托尔金也将"from among"作为基本元素HO的一种含义,且这种含义可见于部分属格[18]的例子中。部分属格表示某事或某物仅部分属于某物。在短语Eärendil Elenion Ancalima "Eärendil brightest ofstars" (Letters:385)中,词语elenion ancalima实际上指"the brightest one among the stars(群星中最闪亮的一颗)":如《魔戒》第一卷中凯兰崔尔之镜【The Mirror of Galadriel】一章所述,经历了奇迹般的转变后,埃兰迪尔【Eärendil】带着精灵宝钻变成了一颗星("Eärendil, the Evening Star,most beloved of the Elves, shone clear above...")

 

似乎部分属格也可以表示某数属于物质意义上某整体的一部分:费瑞尔之歌【Fíriel's Song】中有一个译作"the hands of the Powers"的短语,其中"of the Powers"用复数属格Valion表示("of the Valar"——见《词源学》词条BAL,可以用Vali替代Vala的复数形式Valar)。当他们处于有形体的状态之时,维拉之手【the hands of theValar】都是维拉们【Valar】物质形态的一部分。

 

我们还可以用属格来描述一个地点和位于那个地点的某物之间的关系(如我们之前的例子"Britain's finest artists")。Namárië中用Calaciryo míri表示"Calacirya's jewels = the jewels of Calacirya"(Calacirya"Light-cleft"是蒙福之地【Blessed Realm】的一个地方;注意这里的Vardo "Varda's",属格后缀-o把词尾的-a吃掉了)。如果我们把位于某地的某物理解成某地的一部分的话,或许这也可以被理解成一种部分属格。在Círion'sOath中发现的另一种更抽象,但是基本很相似的结构是:Elenna·nórëo alcar "the glory of the land ofElenna"或字面理解上的"(the) Elenna-land's glory"。如果我们不认为alcar或glory在某种意义上是“位于”Elenna (= Númenor)的,我们必须理解为它是来自于Elenna的,这时属格表示来源。(在下一课会讨论一种可与之相比的格alcar Oromëo。)

 

还可以用属格来表示家庭关系。在树须【Treebeard】对凯勒鹏【Celeborn】和凯兰崔尔【Galadriel】的问候中,出现了属格短语vanimálion nostari,"parents of beautiful children"(Letters:308)或者更直白的"begetters of fair ones"(SD:73)——vanimáli表示"fair ones"(属格复数vanimálion),nostari表示"begetters"。也有人说,这个例子表示了当一个名词表示某种媒介,而另一个名词表示这个媒介的受众时,可以用属格来协调二者间的关系("fair ones"被begetters begotten了)不管这个例子如何,我们还有另一个用属格表示家庭关系的例子。在精灵宝钻的索引中,搜"Children of Ilúvatar",我们得知它译自Híni Ilúvataro。因为Ilúvatar ("All-father")是神的名号,这个例子的含义蛮深刻的。在托尔金翻译的昆雅语版Litany of Loreto中出现的短语Amillë Eruva lissëo "Mother of divine grace"也是同理(VT44:12;在这里Amillë "Mother" + Eruva"divine, of God" + lissëolissë "grace, sweetness"的属格)。不管怎么说,可以肯定属格也会出现在更普通的短语如"the king's sons"中(可能是i arano yondor)。只要属格描述的是父母与其后代之间的关系,我们就可以认为其结构为派生性属格,因为父母是孩子的物理性源头。但是在例子Indis i·Ciryamo "the Mariner's Wife"(UT:8)中,我们可以肯定属格描述的是家庭关系而不是别的,因为不管怎么说"Mariner"都不是他妻子的来源或源头。

 

或许我们可以将此用法普遍化,认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可以用昆雅语的属格来表示。在WJ:369中,托尔金表示属格可以用在短语如Elwë, Aran Sindaron "Elwë [= Thingol], King of theSindar [Grey-elves]"中。这里的关系是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同样的结构也可以用在被其统治的领地上:"King of Lestanórë"可以是Aran Lestanórëo(Lestanórë是辛达语地名Doriath的昆雅语名字)。属格还可以用来表示被统治的东西:在1983年九月,马凯特大学档案馆一件展品的附属小册子Catalogue of an Exhibit of theManuscripts of JRRT中,Taum Santoski展示了托尔金对标题"Lord of the Rings"所作的昆雅语翻译:Heru i Million,其构成为heru "lord" + i "the" +十有八九是名词millë "ring"的复数属格形式,除此之外没有被证明过。而在《魔戒》中,表示"ring"的昆雅语则是corma,弗罗多【Frodo】和山姆【Sam】被尊称为Cormacolindor或Ring-bearers(这个单词在Cormallen Praise中出现了)。因此,我们期望中的"Lord of the Rings"被译作Heru i Cormaron,但是不论如何,短语Heru i Million证实了属格可以被用来描述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人,地区或东西)的关系。

 

属格最抽象的含义之一就是of = about, concerning,如Quenta Silmarillion "the History of (= concerning)the Silmarils"。另一个被证实的例子是quentalë Noldoron "the history of the Noldor"(VT39:16)。这种情况下的属格也可以被理解作与动词nyar- "tell, relate"或quet- "speak"相联系,如nyarnen i Eldo"I told about the Elf"或i Naucor quetir altë harmaron "the Dwarves speak of greattreasures"。但是我们缺少已被证实的例子。

 

有时属格的精确含义很难被确定。在著名的问候语elen síla lúmenn' omentielvo, "a star shines upon the hour ofour meeting"或直白的"...our meeting's hour"中,属格只是协调了名词"meeting"和"hour"来表示"meeting"发生在"hour"中。在短语中Heren Istarion "Order of Wizards"(UT:388),我们或许会问,属格Istarion"of Wizards"表示这个命令是巫师给出的呢,是属于巫师的呢,是巫师编造的呢,还是说这个命令组织或控制了巫师(或者被巫师控制)呢。在所有的可能性中,可能同时有几个含义或全部含义都命中了。

 

再想想这个来自《魔戒》第三卷医院一章中的片段:

 

Thereuponthe herb-master entered. 'Your lordship asked for kingsfoil, as the rusticsname it,' he said, 'or athelas in the noble tongue, or to those who knowsomewhat of the Valinorean...'

'I do so,'said Aragorn, 'and I care not whether you say now asëa aranion or kingsfoil, solong as you have some.'

 

其中asëa aranion是昆雅语(或瓦林诺语【Valinorean】)中的"kingsfoil",那草药在辛达语中是athelas。asëa表示某种有用的或者有益处的植物,但是这里的属格复数aranion "of kings"到底有什么含义?国王们自己并不拥有或创造了kingsfoil;他们只是为了医疗目的而使用它们。除非这与Calaciryo míri的结构类似,因为当国王们用kingsfoil来疗伤时二者间有物理性接触("life to the dying / In theking's hand lying!")。我们应该可以总结了,属格也可以用来表示不是很明确的归属状态,哪怕仅仅是有联系。

 

最后我要提一下属格的另一个功能,这个功能直到我在2002年早期完成此课程的第一版时都不为人知:其实短语"full of [something]"应该被译作quanta "full" +属格名词。被证实的例子还挺深刻的:在托尔金首发于Tyalië Tyelelliéva #18上对Hail Mary的昆雅语翻译中,他用quanta Eruanno来表示"full of grace"。似乎从字面上来说,这表示了"full of God-gift"(因为Eruanno最有可能是Eruanna的属格形式,其中anna "gift")。由此得出,相同的结构也可以用在更日常的语境中,因此"full of water"可以被译作quanta neno(名词"water"是nénnen-)。

我们没有任何关于昆雅语属格行使谓语职能的已证实例子——但是也没有什么特定理由去怀疑“"the ring is Sauron's"”可以被表示为i corma ná Saurondo。(根据托尔金在Letters:380中给出的词源,Sauron这个名字应该含有词干Saurond-)。

 

词序:在Namárië的散文版中,托尔金将属格放在了其依属的名词之前:Aldaron rámar = 字面上的"trees'wings", ómaryo lírinen =字面上的"in her voice'ssong", Calaciryo míri =字面上的"Calacirya'sjewels"——来自于RGEO:66-67的行间翻译。(应该注意到,aldaron rámar改编于《魔戒》中诗歌版Namári ë里的rámar aldaron。)在整篇散文之前,托尔金还标出了Altariello nainië, "Altariel's(= Galadriel's) lament"。Cirion's Oath中也有相同的词序:Nórëo alcar "the glory of the land" 或字面上的"(the) land'sglory",Elendil vorondo voronwë "the faith of Elendil the Faithful" 或字面上的"Elendil (the) Faithful'sfaith"(属格后缀被放在短语Elendil voronda "Elendil [the] Faithful"最后一个词的后面;后缀照旧取代了词尾的-a)。在《魔戒》中还有表示"stars' brightest[one]" = "the brightest [one] of [the] stars"的elenion ancalima。因此,在普通的散文中,属格是否总是会像英语中以's结尾的属格一样前置?

 

似乎也不是必须的。昆雅语中大部分已证实的属格都跟在其依属的名词之后,就和英语中of-结构的词序一样。而我们没有理由认为这些已被证实的例子有什么特别的“诗意”:Quenta Silmarillion "History of theSilmarils"Heru i Million "Lord of the Rings",lúmenn' omentielvo "on the hour of our meeting",asëa aranion "asëa [helpful plant] of kings"(kingsfoil; 这个例子和前面那个例子来自于《魔戒》), Híni Ilúvataro"Children of Ilúvatar" (Silmarillion Index), mannar Valion"into the hands of the Powers" (Fíriel's Song), Heren Istarion "Order of Wizards"(UT:388), Pelóri Valion "Fencing Heights of the Vali[Valar]" (MR:18), aran Sindaron "King of the Sindar" (WJ:369), Aran Lestanórëo"King of Doriath" (ibid.), i equessi Rúmilo"the sayings of Rúmil" (WJ:398), lambë Eldaron 或lambë Quendion "the language of the Elves" (WJ:368/PM:395), Rithil-Anamo"Ring of Doom" (WJ:401)。

 

这里提一下可能出现的误解:有时人们对英语的of-结构太着迷了,认为在短语中,属格后缀-o应该出现在英语介词of出现的位置上。因此在徒劳的照抄英语短语的词序时,他们把属格后缀放在了错误的单词之后。让十个人将"the glory of Aman"翻译成成昆雅语的属格短语,我们可以打赌他们中会有几个写成i alcaro Aman,而这其实表示"the glory's Aman"或"Aman of the glory"!答案应该是Amano alcar(想想"Aman's glory")或(ialcar Amano

 

至于属格短语与介词连接时应该用怎样的词序,散文版Namárië的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例子Vardo nu luini tellumar。托尔金将其译作"under Varda's blue domes"。我们可以发现这句昆雅语直译过来是"Varda's under blue domes",其中介词跟在属格名词之后——真是最出乎意料的词序,尤其是考虑到这是最普通的散文。然而,散文版Namárië中也有表示"like the wings of trees"(或字面上的"liketrees' wings")的ve aldaron rámar。这才是我们想要的词序,介词 + 属格 + 其主导的名词(不是**aldaron ve rámar之类的!)认为Vardo nu luini tellumar只是错误表达了?nu Vardo luini tellumar的想法还挺诱人的。至少在现阶段,我会一直使用短语ve aldaron rámar例示的英语词序。或许Vardo nu luini tellumar只是艾尔达精灵内部爱用的绝密语法,他们的想法和会死的人类是不一样的……或者这只是个笔误。我们必须等待更多资料的出版。

 

冠词的使用:属格限制了其依属的名词,就像定冠词的作用一样:Indis i·Ciryamo表示"the Mariner's Wife" ="the Wife of the Mariner"。而不能理解成无特定指向的"a wife of the mariner",即使名词indis "wife, bride"之前没有定冠词ilambë Quendion "the language of theElves" (PM:395, 标为重点)也同理,不能译作"a language of the Elves",因为lambë被属格Quendion限制了,就像英语中的"the Elves' language" ="the [not a] language of the Elves",哪怕短语"language"之前没有"the"构成"the Elves' language",我们也可以理解。要知道,虽然英语of-结构的第一个名词可以有也可以没有限定,并依此得到合适的冠词(the或a),但是后面跟着属格的昆雅语名词永远都是被限制的,不论有没有用冠词i。这个体系和英语其实一样的,只是复杂了一点点:英语属格总是位于其依属的名词之前,而昆雅语的属格也可以出现在名词之后。后一种词序让人无可避免的想起英语中的of-结构,但是考虑到语法的话二者是不可比的——虽然昆雅语的属格短语最好用英语的of-结构来表达。

 

当属格位于其依属名词的后面时,显然名词前定冠词的使用是选择性的。反正名词已经被限制了,因此再加个定冠词就多余了:不过我们还是有例子i arani Eldaron "the kings of the Eldar"(WJ:369)和iequessi Rúmilo"the sayings of Rúmil" (WJ:398)。没有定冠词的Equessi Rúmiloarani Eldaron也可以精确地表达相同的意思。反之同理,indis i ciryamo "the mariner's wife"也可以被扩展成i indis i ciryamo "the wife of the mariner",而不改变原意。

没有关于前置属格要加冠词的已证实例子。但是如果我们可以在i equessi Rúmiloequessi Rúmilo之间自由选择的话,相同的原则在属格位于短语之首时是否一样适用?Rúmilo equessi "Rúmil's sayings"肯定是有效的构词,那么Rúmilo i equessi也是吗?二者都一样可能,还是后者听起来就和英语的"Rúmil's the sayings"一样奇怪?我个人会避免这种不确定和未证实的结构。

 

有少数几个介词可以支配属格。据说ú "without"后面通常跟着属格,托尔金提到过ú calo "without light" (VT39:14)。这里的calo应该看做名词cala "light"的属格形式(如Calaquendi "Light-elves" 或Calacirya "Light-cleft")。

 

总结

昆雅语名词根据格的不同会出现几种词形变化,也就是用于明确句中名词职能的特殊名词形式。目前讨论的例子都是主格形式的,用于名词充当句子主语或宾语时(专门的“宾语”格,宾格,曾经出现过但是在流亡期间被弃用了)。昆雅语的属格后缀为-o(当词尾有-a时,取代它);复数时要加-on(加在主格复数之后),而双数复数时要加后缀-to(但是那些加-u的主格双数复数可能通过-uo构成属格而不是-uto)。属格支配的名词既可以出现在属格之前也可以出现在其后;Rúmilo equessi和(iequessi Rúmilo都可以表示"Rúmil's sayings/the sayings ofRúmil"。昆雅语属格准确地表示来源或源头(包括前所有者),同时也可以表示人与人之间的大多数关系(如家庭关系),还有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人或领土)之前的关系。当表示Y是X的物理组成部分,或(如果X是复数时)Y是X之一时,"Xo Y"或"Y Xo"也有"Y of X"的含义。因此埃兰迪尔【Eärendil】被称作elenion ancalima "stars' brightest"= "the brightest one of (/among) stars"。一个地点与坐落在那个地点的物体之间的关系也可以用属格表示:Calaciryo míri "the jewels of Calacirya"。属格还可以表达"of = about, concerning",如Quenta Silmarillion "the History of theSilmarils"。还有,介词ú"without"后通常会跟着属格。

 

词汇

cainen "ten"

laman (lamn-) "animal" (词干也有可能只是laman-, 但是在这里我们用lamn-)

yulma "cup"

limpë "wine" (在托尔金的神话体系中,limpë 是精灵们或维拉们的某种特殊饮品——但是在《词源学》LIP词条下,托尔金也补充了注释"wine", 在此我们就用这个含义)

rassë "horn" (特指活物身上的那个,但是也可以表示山——《词源学》,词条RAS)

toron (torn-) "brother"

Menel "the firmament, sky, heaven,the heavens" (但是这个昆雅语单词是单数的。显然没有宗教意味,仅指自然意义上的天堂。参见Meneltarma "Pillar of Heaven" 是努曼诺尔【Númenor】中心的一座山。Menel词首大写,说明看作专有名词,因此不需要任何冠词。)

ulya- "to pour" (可及物的过去式ulyanë, 不可及物的过去式ullë

sírë "river"

cilya "cleft, gorge" (也作cirya, 如Calacirya "Pass of Light"或"Light-cleft",在某些文本出现的其实是Calacilya – 但是由于cirya 也表示"ship",在这里我们用cilya )

anto "mouth" (可能表示早期的amatô,amto;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很可能与动词mat- "toeat"来自相同的词根。)

ú preposition "without" (通常后面跟着属格)

 

练习

1. 翻译成英语

A. Hirnentë i firin ohtaro macil.

B.Menelo eleni sílar.

C.Tirnen i nisso hendu.

D.Cenuvantë Aran Atanion ar ilyënórion.

E.Coa ú talamion umë anwa coa.

F.I tário úmië torni merir turëAmbaro lier.

G.I rassi i lamnion nar altë.

H. I cainen rávi lintavë manter i roccohrávë.

 

2. 翻译成昆雅语:

I. The birds of heaven will see tenwarriors between the great rivers.

J. The king's thrall poured wine intothe biggest of the cups. ("Biggest, greatest" = analta. Timeto repeat Lesson Five, where we discussed superlatives?)

K. The Elf's brother gathered(together) the ten books about stars.

L. The great river of the land pouredinto a gorge.

M. A man without a mouth cannotspeak.

N. I have seen the greatest of allmountains under the sky.

O. I want to find a land withoutgreat animals like lions.

P. You will see an animal withouthorns (dual: a couple of horns)

 


[1] Case

[2] The genitive case

[3] The dative case

[4] The nominative case

[5] The accusative case

[6] The genitive

[7] The possessive

[8] The allative

[9] The ablative

[10] The locative

[11] The instrumental

[12] 指读原文的人——译者注

[13] Source orpossession

[14] Governed

[15] Dependent on

[16] Genitive oflocation

[17] Derivativegenitive

[18] Partitive genitive


评论(3)
热度(24)
  1. 璃月※白泽Ardalambion昆雅教程中译站 转载了此文字
  2. IKUAKIMIArdalambion昆雅教程中译站 转载了此文字